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亚特兰大周边游】之 Blood Mountain |背包客们、还有遭遇的熊瞎子

本打算好好歇息一段时间的,可万能的亚城微信朋友圈里又冒出这样的图片,怎能叫我不心动?朋友告知此处为“Blood Mountain”,在亚特兰大北部的达洛尼加(Dahlonega)附近,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是个休闲徒步的好去处。如此这般,那还等什么,继续我的亚特兰大周边游呗。

DSC_7949

出得门来碰到个小麻烦,汽车导航居然无法设置目的地“Blood Mountain”,估计是此山区域过大,让GPS无所适从了。没法子,只好借助手机谷歌地图,竟意外发现上次去的海伦小镇就在此山的边上,这就好办多了,也不管它什么达洛尼加,直接奔海伦方向行驶就好。

PIC_20160516_225530_BDFPIC_20160516_225612_B55

在400公路上行驶大约一小时,途经一岔路口,右边指向海伦,凭直觉我没再往海伦方向走,因为我已感觉到大山就在我的正前方,毕竟是在山里长大,对山的气息还是相当敏感。

DSC_8142

不知不觉就行驶在乡村公路上,又再被路边的农庄所吸引,这回我终于忍不住直接把车开进了农庄,权当中途小憩。

DSC_8168DSC_8173PIC_20160516_223717_986PIC_20160516_224407_F2B

我竟有了走在回家路上的感觉,也就是说我就要回到老地方,我就要走在老路上…

PIC_20160516_223320_C1BPIC_20160517_051035_6EC

这才是真的风吹草低见牛羊。

PIC_20160516_230922_350

从农庄出来后继续凭着感觉走,已经很明显的是走在了盘山公路上,一路上坡陡弯急,此时必须心无旁骛专注开车。

PIC_20160517_014816_BFB

在盘山公路上东拐西转大约二十多分钟,在一山坳上终于看到有车子停靠,尽管没有任何提示,却也意识到车子的目的地已经到了。此番可以说完全是误打误撞上到Blood山的,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感觉。

DSC_8182PIC_20160516_233528_48FPIC_20160516_233602_B10

这里看上去应该是驴友背包客的驿站。

DSC_8181

时不时会有三两背包客出现。

DSC_8191

有的在这里稍作休整。

DSC_8201

有的在此用餐,所有这些设施都是免费使用,包括停车场地。

DSC_8198

人家是有一定历史的咧,这座石头建筑物建成于1937年,已经近八十年的岁月,算文物了吧?

PIC_20160516_232804_A83PIC_20160516_232411_7D2

驿站实际上是一家经营户外登山用品店,所有的登山装备一应俱全,店的每个角落都散发出历史的痕迹。

PIC_20160516_232330_A23PIC_20160516_232509_E57PIC_20160516_232520_193

尤其是店中的横梁上挂满了废旧的登山鞋,似乎在告知人们这几十年来无数的背包客在这里留下的足迹。而此时我不禁感慨这家店在山上如此执着的坚守了七十九年,不为世人忘我所追逐的财富,只为几十年如一日的默默看着每个过往,这何尝不是一种励志。

PIC_20160516_233431_9D9PIC_20160516_233412_351DSC_8266

更让人震撼的是屋子边上的那棵大树,枝干上挂满了破旧的鞋子,这和国内的旅游景点的景观树不一样,国内的游客会在树枝上绑上红头绳或是锁头,以示有情人绑在或是锁在一棵树上,殊不知红头绳会断锁会生锈,绑不牢也锁不住。李白这个大酒鬼曾留有:“唯有饮者留其名”的千古名篇,而这万千行者竟只留足迹不留名,其实留名或不留名又有什么紧要的,重要的是能在世上走一遭已是值得庆幸的了。

PIC_20160516_234543_328

朋友在微信中告诉我说此山分为两边,即有一边的山峰较低,步道稍短;另一边山峰高,步道很长。我来不及分辨那边高那边低,直接穿过驿站顺着步道往这边山上走。

PIC_20160516_234812_D83

密林深处有露营的营地,我一直想着要体验一次露营的,听说美国的这些专门的露营地配套设施很齐全,还提供有洗澡的地方,着实让人心动。

PIC_20160517_000210_A15

途中碰见一七旬背包客,他很热情的介绍山上有好多美景,特别是沿路有好多美丽的小野花。美国的老人不会跳广场舞,只会纵情于山水间,这么大年纪还可以在山上健步如飞,令人钦佩不已。

DSC_8229DSC_8288PIC_20160516_235644_837PIC_20160517_023153_E13

不管山上的野花为谁开又为谁败,它只会为自己的美丽等待,也会独自在等待中老去枯萎。

PIC_20160516_235334_D7BPIC_20160516_235352_CAD

丛林中还有些奇异的野果,有谁知道这是什么果?我起初也不知道是什么,但见它似乎水头很足,忍不住摘下一颗尝试了一下,酸甜酸甜的味道还不错。

DSC_8245 - 副本

正当我一边忘情的欣赏路上的奇花异果,一边往山顶前行时,忽然发现前面树林里有一团黑咕隆咚的东西在动,开始以为是野猪,赶紧停住脚步,结果……

DSC_8245 (2)DSC_8245

天呐!是一头大黑熊哦,上山时没见有提示山里有熊出没呀?当时它离我不足十米,我还不假思索的举起了相机,它分明是在盯着我嘛。此时此刻我脑子里飞快的涌现出当年猴哥在黑风洞大战黑风怪的情形,最后猴哥请来观音菩萨把黑风怪收回普陀山,这黑风老熊终成正果,怎么说这熊和猴哥还是沾亲带故的嘛,不至于和我翻脸吧?为了不招惹熊老弟,我面对着它缓缓的往后退,直到确认它没有跟过来我才轻轻的离去。

DSC_8271

这边山的山顶我是上不去了,返回驿站时碰到一群刚到的背包客,我跟他们说碰见熊了,还给他们看了照片,本是想给他们一个警示,没想到他们倒兴奋起来,大致的意思是作为背包客能够遇见熊那是件很幸运很很酷的经历。这么说来此行我算是十分幸运的了?唉,每次出行总有意想不到的事让我碰上。

DSC_8274

过道上有留言簿,给过往游客签名留言的。我也用中文留下一段话,嗯,这个想得比较周到,设有专门留言的地方,避免山上的树干被刻上“到此一游”。

PIC_20160517_013251_9AAPIC_20160517_013320_8DDPIC_20160517_013141_29F

大老远跑来还登不了山顶,实在心有不甘,望着驿站对面的高山,最后下决心到另一边登顶去。

PIC_20160517_015636_FC3

PIC_20160517_015947_CC8

原来这边才是Blood山的最高处,从这里到山顶的步道全长7到10英里,而且告示栏上明确写着遇到佐治亚野生黑熊的处理方式,看来我还真是幸运,平生头一次在野外遇见野生黑熊,而且我的处理方式与告示栏上写的基本一致。

PIC_20160517_020111_ED3

我不相信在一天之内在不同的地方还会碰到熊,因此没有犹豫,很从容的从这边的步道登上山顶。

DSC_8279DSC_8282PIC_20160517_021125_F5E

穿行于茂林,偶有溪流潺潺,这座山的步道没有太多的人工雕琢,比较贴近自然。

PIC_20160517_022615_621PIC_20160517_022631_04B

凡有路口,路标清晰,来龙去脉交代的清清楚楚,给人方向感十足。

PIC_20160517_024756_3CFPIC_20160517_024801_6B0PIC_20160517_025918_8D6

偶有陡峭或分不清路与山石处,都会有白色标记指引,不至于在山上迷失。

PIC_20160517_022851_32B

每每遇到从山上下来的背包客,他们总是热情的和你打个招呼,并介绍山上的种种美丽,让人感到山顶上是多么的值得期待。

DSC_8286

我是走到半山腰的时候才知道之前尝试的野果是高山杜鹃的果实,难怪那味道这么熟悉,我以前有吃过杜鹃花瓣。

DSC_8251DSC_8308DSC_8343DSC_8309

Blood Mountain的高山杜鹃品种还蛮多的,我在广西的大明山和猫儿山没见过这样的品种,而圣堂山的倒还有得一比。

DSC_8296

大约走了两个小时,逐渐接近顶峰,透过灌木丛,已经可以看到延绵不绝的山峦。

DSC_8313PIC_20160517_032407_D52

只有站在高山之巅,方可指点江山。

PIC_20160517_032951_480PIC_20160517_033006_8B9

在山顶的最高处还建有一座石头结构的庇护所,供人遮风避雨,或是遇到意外可在屋子里等待救援,尽管是在荒山之上,屋内相当整洁。同样的,屋子里也备有留言薄,我再次用中文写下一段话。

PIC_20160517_034012_E8CPIC_20160517_034716_38EDSC_8318

此时阳光明媚,惠风和畅,眼前无限风光,真的让我一时忘却了世间的纷纷扰扰。

PIC_20160517_031121_D18

那种忘却毕竟是短暂的,无论是谁,都必须回到现实中来。下山的路上,看到登山者们堆的石块,这是他们的一种寄托吧,我也捡了一块石头堆了上去。

PIC_20160517_050824_3BEPIC_20160517_050814_352PIC_20160517_050837_DF7

下到山下遇上这样的营地,便开着车进去走了一圈,看看,还有卫星电视接收器呢,这才是真正说走就走的生活吧。

PIC_20160517_051647_04EPIC_20160517_053227_27B

返程时,按GPS设置导航回家的路径,却不是我来时的路,这回是往达洛尼加方向走了,还经过一不知名的湖,水天一色非常漂亮,这意味着在这附近还有许多美景在等着我。

微信里 扫一扫
【亚特兰大周边游】之 Blood Mountain |背包客们、还有遭遇的熊瞎子
本文由【亚特兰大生活网】独家约稿、原创。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否则追究法律责任。免责声明: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部分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方谷雨

关注北美生活网,即时收取北美海外华人相关的各类衣食住行,吃喝玩乐等生活资讯和实用信息。帮助你了解海外华人社区的各种新闻、活动,提供一个与其他同城华人随时无界限共同交流的生活信息平台。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