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亚城唐人街里那些不服输的华人,疫情中不该被遗忘的人!

亚特兰大唐人街,这里华人面临新冠疫情中独特的挑战,也是很多在美华人面临着的挑战……

亚特兰大唐人街

亚特兰大唐人街(以下简称亚城唐人街)静静地矗立在Chamblee市的旧货运轨道附近,这里是一个小型购物中心,整体建筑由米色的墙壁、绿色的屋顶和红色的标牌构成,两头庄严的石狮子守卫着唐人街的正门。


图片来源:[email protected]

在这个建筑物的中庭,一个传统而袖珍的中国花园沐浴在阳光下。新冠疫情没有爆发时,你会看到孩子们在红色的小桥上跑来跑去,为桥下池塘中蜿蜒游动的红鲤鱼而惊叹,大人们在石桌上下着中国象棋,长者则沿着绘有长城图案的矮墙遛弯。但是现在,这一切都被寂静所代替,偶尔有来购物的客人,也是戴着口罩,行色匆匆,他们不会再为了这些美好而停下脚步。

亚城唐人街于1988年8月8日开放,据说是美国东南部第一个中国商业中心。直到现在,它也是许多刚刚来到亚城的中国人的第一站。2017年飓风“艾尔玛”席卷佛罗里达州时,许多流离失所的中国家庭向北行驶,在这里休息。平日里来自肯塔基州、田纳西州和其他邻近州的中国人也到这里进行季节性采购,用大量的中国商品来治愈乡愁。

2020年1月份,新冠疫情的警报声拉响。2月份,亚城唐人街大部分商家就已经歇业,5月底,一小群抗议者来到亚城唐人街抵制中国企业,其中一名抗议者还拿着枪。这让很多商家的境况更是雪上加霜,尽管在这里的很多人不是中国国籍,也不会说中文,甚至没有去过中国,但没人在乎这一点,你叫唐人街,这就足够了。

为什么会这样?这一切都要从中美关系开始讲起。

中美关系40年

1965年美国移民法修订后,中国移民开始大量涌入亚特兰大。前佐治亚州州长Jimmy Carter,也是美国第39任总统,于1979年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实现外交关系正常化,预示着中国经济繁荣和中美交流的新时代。

然而,四十年后的2020年,毫不夸张地说,美中关系达到了新的低点。从中美贸易战到互关领事馆,从美国政府对外国工人和国际留学生实施签证限制到最近对中国企业抖音和微信的新限制。

许多居住在美国的华人发现自己陷入了中美竞争的中间地带,舅舅不疼姥姥不爱,不得不面临财务困境、签证限制、种族歧视、对公共卫生的恐惧和个人身份危机等。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亚城唐人街遭受了一系列的冲击。

亚城唐人街现状

Dinho Supermarket1988年开业,现在由一对来自北京的夫妇经营,超市倒是一切都好;一位来自老挝的美容师凭借着30年的经营,赢得了足够的客户可以让她度过这次危机;来自台湾的高级注册会计师Spencer Chang也有着自己稳定的客户群,这些亚城唐人街的企业似乎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

但仅仅几步之遥,情况则完全不同。至少有两家餐厅关闭。小吃摊、面包店、裁缝店和礼品店遭受了这场疫情最严峻打击。这些企业主,许多是新移民,他们因为新冠疫情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财务困境。

亚城唐人街的华人们,他们正在经历的,也是在美华人所经历的缩影。

Jane Chung和她的烘培店

Jane Chung一年多以前在亚城唐人街开了一家烘焙店。


图片来源:[email protected]

烘培店陈设简约别致,新鲜出炉的面包、甜品、蛋糕和各种冷饮整齐地摆放在架子上和冰箱里。Jane Chung原本在新冠爆发前想要扩大店面,但新冠爆发后,别说是扩大,现在仅仅是勉强维持而已。

Jane Chung有些焦虑,加上长时间工作,她的语气中透露出来疲惫:

“现在是非常时期,新冠疫情前的生活太好了!我真的希望美国人民能够共同努力抗击疫情。如果美国就此一蹶不振,我们的华裔美国人也不好受。”

开家常菜馆的张桂洁

张桂洁(音)来自河北,四年前来到亚特兰大。在亚城唐人街开了一家餐厅,主要客户是附近的员工和居民,包括非裔美国人、西班牙裔、东南亚裔和中国学生。


图片来源:[email protected]

她的餐厅目前销量比以前下降了70%,但食材的价格却暴涨。在新冠疫情之前,她的餐厅通常在星期六会有至少140份订单,而现在,收入不到50美元;以前,一箱四季豆大约是20美元,而现在,超过40美元。

张桂洁说:

“我的餐厅关闭了两个月,但房东命令我们在五月下旬必须开门,这样才能继续支付租金。我已经解雇了以前的工人,PPP贷款也只发了两个月。我和我老公现在每天都只能围着这个餐厅转,即使现在食材价格飙涨,我们也不能提高菜单上的价格。我们主要服务于低收入客户,现在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艰难的时刻。谁知道新冠疫情到底啥时候结束。”


图片来源:[email protected]

说到这里她眼眸低垂,随后又抬起头微笑着说:

“幸运的是,大家现在都很谨慎。我的顾客都知道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我们只需要等待,看看上帝何时将我们引导回正常的生活。”

做旗袍的马姐

这几个月来,马姐的定制服装店几乎没有生意,她一直在努力应付各种账单。更糟糕的是,她刚刚被告知,如果她不能支付本月的房租,下个月她就要被驱逐或者要支付额外的费用。她觉得自己在美国的所有努力越来越像泡沫即将破灭。

在来美国之前,马姐是一名时装设计师,拥有40年的制衣经验。几十年前,作为单亲母亲,为了让儿子过得更好,她拿了70元人民币(约合10美元)在沈阳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经过不懈努力,后来经营了一家成功的服装厂并拥有两个店铺,雇用了36个工人。

2016年,马姐来到亚特兰大参加一次时装设计比赛,之后她决定来亚特兰大生活。随后她回到中国并关闭了自己的生意。

来到美国才发现,在这里做生意没有想象中简单,曾经有36个工人的她,不得不自己踩缝纫机,她必须要从头开始做所有的事情。而且她也没想到美国的税费会这么高昂,她赚来的钱基本都交了税。


图片来源:Da Ku

四年后,马姐的英语仍旧是个难题。在她的生活中,充满着语言、文化和法律上的分歧。她的美国梦最大的阻碍就是误解。

她这样说:

“在美国做生意非常困难。在过去的四年里,我非常努力,才在社区中赢得了良好的声誉。之前最大的困难就是挣钱养家糊口,而现在,则是病毒。”

这让人不免联想,马姐如果呆在在中国可能生活会更好一些。

马姐知道人们对她的猜测,她解释道:

“我知道,中国现在的生活好多了。我每天都想念我的儿子和孙子。但是我不能这样回去。我需要为我的孩子树立好榜样。我才60多岁,我仍然可以工作!如果我回去和儿子住在一起,我会感到无聊。”

另外一个留下来的重要原因是,马姐在美国结婚了,2020年2月,马姐和她的丈夫Ronald领了证。Ronald是一名退休的警务人员和非裔美国牧师。婚礼上马姐自己做嫁服,一袭白色蕾丝,衬的她气色极好。


图片来源:Da Ku

马姐夫妻之间相处的最大障碍还是语言,在与丈夫交谈时,她要使用翻译软件,但翻译软件也常常会出现差错。

马姐笑着说:

“我丈夫很怕他讲错话伤害到我,他会从我的表情里找寻我情绪的蛛丝马迹。他一直跟我说有话就要讲出来,不要憋在心里。”

她现在经常提醒自己,她和丈夫发过誓言要在一起生活,无论健康,无论贫富。

以上这些故事里的主角,他们的故事和心声大抵就是大部分普通华人在美国的心声。他们或者有信仰、或者有梦想、或者有追求、或者有牵挂。

这些普通的华裔美国人,想要的只是努力、坚强、健康且平静的生活着。说实在的,在困难的疫情期间,大家都需要尽自己所能地支持自己身边的小企业业主们,大家都不容易啊!

微信里 扫一扫
亚城唐人街里那些不服输的华人,疫情中不该被遗忘的人!
本文由【亚特兰大生活网】独家约稿、原创。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否则追究法律责任。免责声明: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部分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