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若敏:文艺班回首1:花季少年青春曲

《文艺班故事1:花季少年青春曲》

若敏

年少的友谊,美丽的时光,那些逝水流年,常常会在记忆里时隐时现。一转眼,我们已经年过半百,淡淡的过往,不经意的曾经,此刻却凝聚成深深的回忆。微信强大的功能,就是寻找出已经失散多年的小伙伴,美好的清浅时光,在一幕幕回放,那些黑白照片,都涂抹上绚丽的色彩。望着这些即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心底有说不出的温暖。无论是天涯海角,无论相隔万水千山,同学的情谊,从未改变。

初中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之一,我们的文艺六班,精彩纷呈,青春飞扬。徐老师当年亦师亦友,带着我们走过三年快乐的时光,我努力地回忆着那些零零碎碎的片段,不得不求助微信群,真诚的同学们,给了我很多的资料,让我终于可以把一张张拼图完整地连接起来,恢复成似曾相识的画面。虽然岁月在每个人的脸上都印着沧桑的痕迹,可是,帅哥依然英俊潇洒,美女依然知性优雅,腹有诗书气自华,腹有文艺范也是与众不同。

(我与闺蜜萍在拉琴)

我在东方红小学读书时也是六班,班主任赵腊英女士是非常好的语文老师,我的文学嫩芽,在她的精心培育下萌生。她曾想推荐我去武汉外语学校,当时学校只有一个名额,但是妈妈归侨的身份和海外关系的背景,让赵老师一声长叹,说,“太可惜了,你应该很适合上外语学校的。你的家庭背景是最大的障碍。”我是班里的学习委员,赵老师对我特别好,十分关心我们的成长。只是出国这么多年,已经与赵老师失去联系了,人海茫茫,赵老师知性文雅的气质,还历历在目。记得当时还有才艺表演考试等环节。总之,幸运之神再次光顾我,让我能够在这个特殊的集体,度过三年美好的时光。

(东方红小学已经不是当年的模样)

进入初中不久,我担任了学习委员。我非常喜欢这个工作,与老师沟通,收发作业。班上的同学和睦相处,其乐融融。我们班就等于宣传队,唱歌跳舞朗诵各种乐器,玩得不亦乐乎。班上还有众多体育高手,包揽运动会的很多第一名。每次活动,班上的同学都是骄傲地扬起头,内心深处,一定很自豪的。徐家榜老师,与大家打成一片。徐老师特别和蔼可亲,对学生一视同仁,尤其是那个年代,他还有高超的摄影技术,同学们心中都很敬重徐老师。他课教得好,也让我们班的同学玩得好,这就相当地不容易。直到今天,每当徐老师回武汉,文艺六班还常常聚会,大家围坐在徐老师和宣传队洪老师的身边,那些美好的日子,在不经意间,飘到了眼前。

 

(初中毕业合影)

宣传队要求早上到学校练功,每人要学习一门乐器。当年,对学习的要求不高,作业也不多,班上同学,把很多时间花在宣传队的排练上。我们班有好几位同学的父母就是文艺工作者,比如飞的父亲是上海乐团的,飞直到今天,依然从事着音乐工作。宣传队还常常被邀请到外面演出。记得有一次,汽车把我们接到外面演出,然后,每人可以吃到一碗肉丝面。可能是太累了,每个人都吃得心满意足。直到今天,我还能感受到那份唇齿留香的滋味。

(2015年回国,与文艺班同学合影)

初中一年级的下学期,区里要办一个学习成果展览,我和冰、健、海荣被挑选去做讲解员。为此,我们大约有几个月没有上课,每天早上到展览中心报到。迎来送往来参观的学生。我被分配在第四展室的第一部分,冰在第二部分。我还记得,我讲解的部分是关于韩爱玲成为羽毛球运动员的事迹,她是硚口区体育馆学校的学生,当然这个学校后来还有伏明霞等体育明星涌现。其他的讲解员都是高中的学生,负责的老师对我们几个初一的学生格外关照。每天不仅有一顿免费的午餐,还常常有汽水喝。在展览结束的时候,老师还带我们去东湖游览。

每天早上,我和冰约好一起走路到展览中心,穿过熙熙攘攘的皮子街,越过铁路,走到中山大道,那一排排遮荫的梧桐树,让人感到舒心地凉爽。那个初夏,我们悠闲地走在林荫大道上,太阳轻抚着乌黑的发丝,树枝上的蝉儿知知知了地吟唱着夏日的小调,扑面而来的花香,沁人肺腑。但是,如果走上没有遮荫的街道,就让人酷热难当。武汉的艳阳,把柏油路烤得滚烫滚烫,似乎有些松软,一阵热风袭来,席卷着地上的热浪,让我们顿时大汗淋漓。那个夏天的记忆,就这样留在了人来人往的马路上。

(武汉二十六中,我们当年种下的梧桐树还在,其他都不一样了)

广播体操和眼保健操是当年必作的两件事。由于是文艺班的缘故,我们班好几位女生被选出到台上带领大家做广播体操,我是其中一员。开始,看到台下一大片黑压压的人群,还有点紧张,但是后来就驾轻熟路,认真地做好每一个动作。那三年的磨练,让我至今听到广播体操的音乐,还会不自觉地动动手臂。眼保健操让我受益最多,虽然有时班委值日的时候,我必须监督大家做操,但是,我会认真地回家补做。不知道是否是这个原因,我读了很多的小说,却一直没有近视。

那时,几乎就没有课外作业,读书,骑车,游泳,学绣花,钩桌布,听广播小说连播,跳皮筋,踢毽子等构成了生活中的不同侧面。但是,也有一些烦恼不请而来。比如有个高年级的男生,喜欢上我们的小伙伴,我们每天去上学的路上,会遭到围追堵截,最后,小伙伴不得不转学。海军大院里有几个这样学习不好,还干坏事的害群之马,我们一般都会尽量离得远远的。我的两根发卡被人在上学的路上抢走,导致我不敢再用发卡。

(与宣传队洪老师合影)

兵的回忆:那是刚刚开学不久,徐老师布置几位同学擦窗户,报幕员红在认真地擦着,天渐渐地黑下来,值日的副班长兵,负责锁门,就招呼大家回家,因为他们已经饥肠辘辘了。看到红依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就对着红叫起来,兵脱口而出:“装积极,装干部。”惹得红大哭起来,不欢而散。兵回家后,觉得把女生弄哭实在过意不去。想写个纸条认错,又不好意思。最后,写了一张纸条道歉。因为这件事,两人有一段时间互不理睬,不讲话。当然,现在误会早就解除了,还是非常好的朋友。类似如此的小插曲。在六班比比皆是。

印象很深的是2位同学转学。金陵是生活委员,她的性格开朗活泼,是学校的广播员,在初一就随父亲的院校迁去了太原。随后是陈彤,父亲转业到扬州师范学院,他也要跟着转学,记得陈彤当年就是班上的围棋高手,连徐老师都不是对手。为了送行,徐老师带领班上同学到中山公园照相留念,可惜当时除了陈彤和徐老师,我们都没有照片。微信已经让我们找到金陵,可是陈彤依然杳无音信,希望有人知道陈彤的下落,六班的小伙伴们都很想念他。

运动会是六班最拉风的时候,这些俊男美女不仅有文艺细胞,还有运动细胞。比如短跑王,跨栏王,跳远王等,都在我们班。还有最激动人心的接力,宁是第一棒,国华是最后一棒,决赛时,把别的班远远地甩在后面,女生们都高兴地欢呼跳跃,这些男生就像凯旋归来的勇士般令人肃然起敬。广播里不断地听着我们班的喜讯,运动会让大家的心连接得更紧。

最近,文艺委员梅爆料,当年她曾为互相爱恋的同学递过纸条,送过礼物。究竟是谁,还是个秘密。不过,15岁的花季,一定会有互相倾慕的同学。虽然,我们班这么多俊男美女没有一对在一起,但是,那份情窦初开的真情,值得纪念。

(与徐老师夫妇、洪老师夫妇合影留念)

其实,同学们的回忆还有很多很多,篇幅原因,有趣的故事只好就此打住。还有更多的故事,请关注。

 

微信里 扫一扫
若敏:文艺班回首1:花季少年青春曲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本文由【亚特兰大生活网】独家约稿、原创。欢迎转发或转载,分享给更多的海外华人。转载到其他网站时请注明出处!部分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您可能还喜欢...

1 条回复

  1. 荣伟说道:

    又一新版的”芳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