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深思 | 人性与法律的较量!我的生命谁做主?

在全世界的人们都在关注着4月23日威廉王子和妻子凯瑞又给王室添了一个小王子的5天后,英国还发生了一件同样是儿童,但命运却是令世人悲伤不已的事件!

事件的主人公是23个月大的英国小男孩Alfie Evans(音译:埃文斯),他被诊断患有未知的退行性脑部疾病。

之前他在英国利物浦的Alder Hey(音译:阿尔德嘿)儿童医院住院治疗。

医院诊断埃文斯已处于脑死亡状态,无法治疗,医院和法院不顾其父母反对,决定终止生活维持设备的使用。

消息一传出,随即引发世界各地民众的关注。

这位在父母、法院、医院争论之中的小生命,就这样被推倒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几个月来,埃文斯的父母不但要为了帮助孩子与疾病斗争,还要纠缠在与医院和英国法院之争中。

埃文斯的父母欲坚决不同意医院终止生命维持设备的行为,并主张自己有权将儿子转院治疗。

这些主张一直不被法院支持,埃文斯的父母更是一直在对医院的决定进行上诉。

此前,埃文斯的父亲甚至还质疑过医生的治疗方案,并认为埃文斯服用的药量是使得他呼吸困难的原因之一。

他们希望医生减少埃文斯使用的镇静剂,抗癫痫药Clobazam的剂量,并列举了医生减少用药量后埃文斯开始自主呼吸的例子。

热议 | 不顾父母反对 医院、法院决定停用生命维持设备 男娃的多舛命运 牵动全球亿万人的心

为了拯救儿子,埃文斯的父母还向梵蒂冈教皇寻求帮助,并得到了积极回应。

在教皇的介入下,意大利的儿科医院同意为埃文斯提供医疗救助,意大利政府还应允给予埃文斯公民身份。

但是,埃文斯所在的英国医院拒绝转院,父母将医院告到曼彻斯特高等法院。

法官最终裁定认为,埃文斯病情过重,无法前往意大利接受治疗。

热议 | 不顾父母反对 医院、法院决定停用生命维持设备 男娃的多舛命运 牵动全球亿万人的心

父母随即上诉到英国高等法院,但裁定结果则令人失望:维持原法院裁定。

近日,一位波兰的儿科医生兼儿童肿瘤医师Izabela Pałgan博士表示,埃文斯被误诊了,他根本没有处于脑死亡状态。

Pałgan医生告诉媒体:

“埃文斯医院认为终止生命维持设备符合患儿及家属的“最大利益”,但事实是埃文斯根本就不是脑死亡状态。

埃文斯可以自己呼吸,再加上他MRI的诊断结果,都是最好的佐证。

孩子对他父亲的声音有回应,定期睁开眼睛,甚至还吮吸安慰奶嘴。

父母坚持说孩子正在与他们保持着互动。”

而由家人拍摄并发布到Facebook的视频也显示,埃文斯可以打呵欠,与人有眼神接触,对说话有反应,甚至还吮吸物品。

Pałgan医生说:

“埃文斯仿佛被医院“囚禁”了,那个孩子被关在那里。

医院拒绝孩子转院,这是对人权、生存权利、父母权利的侵犯,真的是难以想象!”

Pałgan医生的言论一经发布,便得到了一群英国医生的声援,他们认为阿尔德嘿医院的行为无异于“医疗暴政”。

热议 | 不顾父母反对 医院、法院决定停用生命维持设备 男娃的多舛命运 牵动全球亿万人的心

医生们写到:“我们对埃文斯提供的治疗和护理深感关切和愤怒。”

诸如此类的行动已经使阿尔德嘿医院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

”医疗暴政必须停止”!

医生们还要求英国当局允许埃文斯转院治疗,并对埃文斯的主治医生进行调查。

埃文斯的父亲则表示,他的儿子不需要重症监护,而且回家的这个请求应该可以得到满足。

医生和法院是否能以让患者“有尊严的死去”为由而终止治疗呢?

在现实中,我们不但要接受法律的审判,更多时候还要接受道德和情感的裁判。

虽然埃文斯的生活质量有可能得不到保证,但因此就放任他生命之花渐渐凋谢,这不也是野蛮的吗?

试想想,如果现在埃文斯被人为的断送了生存的希望,当我们的生活是否理想要由他人决定之时,是不是就会有人很快将拔掉你祖父母的氧气管?或是拒绝为你病痛中的母亲治疗?设身处地想想,发生这样的事情真的很可怕。

埃文斯是否有权利捍卫自己的生存权?

英国人需要回答这个问题,埃文斯和后来的“埃文斯们”都要面对这个问题。

热议 | 不顾父母反对 医院、法院决定停用生命维持设备 男娃的多舛命运 牵动全球亿万人的心

热议 | 不顾父母反对 医院、法院决定停用生命维持设备 男娃的多舛命运 牵动全球亿万人的心

热议 | 不顾父母反对 医院、法院决定停用生命维持设备 男娃的多舛命运 牵动全球亿万人的心

热议 | 不顾父母反对 医院、法院决定停用生命维持设备 男娃的多舛命运 牵动全球亿万人的心

热议 | 不顾父母反对 医院、法院决定停用生命维持设备 男娃的多舛命运 牵动全球亿万人的心

热议 | 不顾父母反对 医院、法院决定停用生命维持设备 男娃的多舛命运 牵动全球亿万人的心
图为:得知埃文斯的父母赴意大利看病的上诉再次被驳回时,埃文斯的支持者伤心地流下了眼泪

热议 | 不顾父母反对 医院、法院决定停用生命维持设备 男娃的多舛命运 牵动全球亿万人的心
图为:埃文斯的支持者们在扣押埃文斯的儿童医院门口示威抗议

热议 | 不顾父母反对 医院、法院决定停用生命维持设备 男娃的多舛命运 牵动全球亿万人的心
图为:埃文斯的爸爸与教皇见面的情景

美国的“埃文斯”

在美国生活的你会认为美国的医院及管理部门在决定是否应给予病人持续的生命支持时,会理所当然的征求家属意见。

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很骨感,情况并非总是如此。

2015年,一名46岁的德克萨斯男子Christopher Dunn(音译:邓恩)被诊断患有胰腺癌,但医生没有发现肿块。

虽然邓恩清楚地表达了自己想生存下去的愿望,但休斯顿卫理公会医院(Houston Methodist Hospital)的行政裁定却是:终止维持生命设备。

休斯顿卫理公会生物伦理学委员会主席Cheney先生致信邓恩和他的母亲,信中说道:

“委员会已经决定,维持生命的治疗在医学上不适合邓恩,所有的治疗方案都将停止。”

邓恩曾经是一位警长的副手和国土安全官员,但在他生病时没有医疗保险。

邓恩和他的家人一起对医院提起诉讼,试图挽救他的生命。

邓恩的母亲说:

“医院正在扮演上帝。他们想要杀死我的儿子。

他们说他们没有什么可以为他做的,但我不相信。

当他们发现邓恩没有医疗保险时,他们说一切就此结束。”

最终,邓恩没能战胜病魔。

小男娃埃文斯的最新进展:

埃文斯的遭遇何其不幸,当他有机会继续生存下去时,医疗和法院的裁定却又显得那么的冰冷。

人的生命难道不该由自己来做主吗?

所谓的“体面的死去”究竟符合谁的利益?

就当我们纠结和争论于这场法律、道德和情感的悲情考验时,更为不幸的消息传来:

在医院不顾父母反对摘除维持生命设备后的第四天,当地时间4月28日凌晨2点30分,埃文斯化作小天使,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他的妈妈在埃文斯的官方Facebook页面发布的消息中写道:

“我们的宝贝在凌晨2点半化作了小天使,此刻我心如刀割。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鼓励和支持。”

他的爸爸说:

“我的小斗士此刻已卸下戎装,化作美丽的天使。此刻,伤心欲绝。永远爱你,我的小家伙。”

看到这里,你有何感想?

整个事件时间表:

2016年5月9日, 埃文斯出生在英国。
2016年12月1日,埃文斯因中风被送到阿尔德嘿儿童医院,并在那里呆了12个月。
2017年12月11日,医院和埃文斯的家人对医生的医疗方案有分歧,他的父母称医院向法院提出取消他们作为父母的权利,并拔掉埃文斯的通气管。
2017年12月19日,高等法院法官表示他将做出对埃文斯最好的决定。
2018年2月1日,听证会开始,律师代表医院称对埃文斯做进一步治疗是不好且不人道的。
2018年2月2日,埃文斯的其中一位医生告诉法官,埃文斯没有任何希望了。
2018年2月20日,法院法官判医院赢了。
2018年3月6日,三位上诉法院法官宣布维持原判。
2018年3月20日,最高法院法官驳回埃文斯夫妻提交上诉的请求。
2018年3月28日,欧洲人权法庭同样驳回了父母对此案进行干涉的请求。
2018年4月16日,埃文斯的父母称埃文斯被迫拘禁在医院,请求法院发布人身保护令。伦敦上诉法院驳回了这个请求。
2018年4月18日,埃文斯的爸爸飞去见教皇Pope Francis。
2018年4月20日,最高法院再次判医院获胜。
2018年4月23日,欧洲人权法院驳回最后一次上诉。 支持者猛烈抨击医院。 埃文斯被授予意大利国籍。 他的生命维持设备在当晚9点17分被关闭。
2018年4月24日,埃文斯的爸爸告诉支持者们,埃文斯仍然在自己呼吸,并有氧气和水。
2018年4月25日,埃文斯的父母失去了带埃文斯赴意大利做进一步治疗的上诉。
2018年4月26日,埃文斯的支持者们在梵蒂冈为孩子举行了烛光守夜活动,埃文斯的爸爸呼吁支持者们在该儿童医院外示威抗议。
2018年4月28日,也就是在埃文斯停止使用生命维持设备五天后,离开了这个对于他来说既残酷又陌生的人间。

微信里 扫一扫
深思 | 人性与法律的较量!我的生命谁做主?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本文由【亚特兰大生活网】独家约稿、原创。欢迎转发或转载,分享给更多的海外华人。转载到其他网站时请注明出处!部分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