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Dr. Michelle Au – 华二代新楷模

秋季又是每个高中毕业生紧锣密鼓申请大学的的季节。由于顶着所谓“藤爸藤妈”的光环,我们每年都会面见一些孩子和家长,帮助审阅孩子们的大学申请文案。从孩子们的学业排名,标准考试成绩,课外活动和社区奉献,我们华人的孩子是相当出色的,几乎每个孩子的文书都表达了未来通过公共服务改变世界的梦想。顺理成章,相当高比例的华人和其他亚裔孩子也的确如愿以偿进了藤校,占学生比例超过20%。他们未来会是怎样呢?

我在哈佛大学的毕业典礼上见到一位1981年毕业的华人。他们当年毕业生的亚裔学生比例就大约有18%。这些亚裔学生今天都60岁左右了,个人生活和事业一定都不错。但是我们并没有看到同样比例的亚裔特别是华裔二代走入领导岗位,尤其是从事公共服务事业。放眼望去美国公司高管,学校领导,政府行政官员,各级民选官员,我们看到的华裔非常少。

问题出在哪里呢?看看我们这代华人自己,我们有多少人关注社区,愿意为社区服务?我们有多少华人愿意参与学校的PTA,小区的HOA或者其他的公益活动和事业?我们华人都事业有成,家庭收入高于中产,但是我们多少人愿意为社区做出财务捐献?

我们自己不努力,不扑腾扑腾,不摔个跟头,不破点财,我们怎么能影响和积累经验助力我们华二代的起飞,期望他们领导和改变世界?

Dr. Michelle Au - 华二代新楷模

我们今天有了这样一位华二代的楷模。Michelle Au医生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她在行医许多年后认识到,仅仅救助病人是不够的。几年前她毅然放下工作和医生的收入,回到哥伦比亚大学深造公共卫生专业,立志在参与政府方针政策制定的更高层面来影响社会。作为乔治亚首位民选华裔州议员,她过去几年更是挤出看病人挣钱的时间,在州议会为大家服务,她亲自撰写和支持的有关医疗保险,精神健康,公共卫生教育等法案都获得了通过。过去两年多她在不同场合包括给警察局警员普及公共卫生知识,跟大家一起共同战胜疫情。

Michelle Au医生选择把三个孩子送到门口的公立学校,而不是我们华人青睐的位于Buckhead的著名私立学校。她就是我们的邻家女,真正为我们服务的议员。她是我们新一代华人的楷模,New Model Citizen,模范公民。

我两年前通过网络见过Michelle医生的妈妈。同样是医生的妈妈当时正在为纽约选区的候选人筹款。有了这样的妈妈,才传承给了Michelle的社区奉献精神。我们今天助力Michelle Au的选举,就是助力和影响我们自己的孩子。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保护我们的未来,履行我们的责任。

Dr. Michelle Au - 华二代新楷模

9月16日我们在一凡共庆中秋,带孩子们来见见Michelle Au医生吧。也许这是你送给孩子最好的中秋节礼物。

注册链接:tinyurl.com/aumoon

肖宇

亚特兰大

2022年9月9日

本文由【亚特兰大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肖宇,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2 条回复

  1. 酋長说道:

    老錢這篇文章駁肖宇

    https://forum.atlanta168.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3027

    最近“Michelle Au是华二代的楷模”的宣传,在美国华文世界,沸沸扬扬。特别是在微信上,我都收到多次的鼓动和转发。
    .
    因为微信要强迫我同意它“把我微信中的个人资讯传给在中国大陆的总部”。我拒绝接受这样的条款。所以我在微信上打不开绝大多数的Link了。这是非常霸道的条款,完全是为厉害锅/镰刀党渗透民主世界,搞垮美国的野心计划服务的条款。这里就不多说了。
    .
    我就Google了这个标题,立刻看到了全文《Dr. Michelle Au/欧晓瑜 – 华二代新楷模》。除了“华裔要支持华裔”的中心点之外,我没有看到任何关于Au的价值理念和实际作为的介绍。她在2020的选举中赢得了佐治亚州得参议院48区(包括Duluth,Berkeley Lake, Johns Creek, Lawrenceville, Norcross, Peachtree Corners, Suwaneeand Alpharetta)的席位。现在2022年改选50区的席位。
    .
    当一个州议员是没有什么私利可图的。$15,608的年工资,一年法定服务90天,就是每天补贴173。跟一个麻醉师的收入相比,真是不足为道的。虽然对将来仕途的进一步发展是必要的起点和基础,但是充满艰辛和风险。而且有决心站出来为公众服务的人,就不会仅仅只服务90天。实际上就是贴钱贴时间,花费巨大精力的苦差事。现在站出来可以说完全就是奉献。就这一点而言,我佩服每一位勇于站出来参与,竞选公职的人。因此,我也很赞扬她的公益心和勇敢。
    .
    可是,我看到了PBS的2/24/22一篇报道,《Lawmakers:Transgender athletes ban brings tears to the Senate floor on Day 20》。把这个标题讲直白了,就是“反对‘禁止变性人参加女子体育竞赛’”。见附录在后,也可以直接点击这个Link。
    .
    在这篇报道里,记叙了Sen. Michelle Au反对“禁止变性人参加女子体育竞赛”的提案。
    这是GA/佐治亚州参议院的SB 435号提案。就是要禁止出生是男性的孩子/assigned male at birth,参加学校的女子的体育竞赛/girls‘sports。

    这是非常合理的提案。男性出生孩子,即使做了变性手术,他的男性的骨骼,肌肉等等都已经完全成型了。他的力量,爆发力,速度,耐力等等都是典型的男子的特征。这样的“女人”去与女学生比赛,公平吗?当然不公平!就是一种欺诈,作弊。当然应该禁止。
    .
    这个提案就是符合常识,就是正确的。
    .
    可是Sen.Michelle Au坚持反对的说法是: “SB 435 contradicts the focus on mental health。 。。。”。她认为“禁止变性人参加女性体育竞赛”的提案,不利于孩子的精神健康。
    .
    那么我们就奇怪了,我们倒要问了,那些真正的女孩子在体育比赛中,遇到了五大三粗,人高马大,自称是女性的对手,会感到公平吗?合理吗?会精神愉快吗?为什么不关心绝大多数的正常女孩子的心理健康呢?可能AU是特别有同情心,可是为什么不同情更为广大的正常性心理状态呢。
    .
    大家都已经知道,在美国已经多次发生,从男到女的变性人参加女子比赛的荒唐事情。那些照片一看就是男人的特征,太不合理,太不公平!引起了女子选手的强烈抗议和社会的极大愤怒。我相信,要使国际奥运会能接受,不知道还要堕落多少年。或者规定,让同样的变性人在一起比赛。就是不要和自然性别的人在一起。

    她又说:“I’ve heard a lot this week about standing up forthe rights of our children and their families and allowing parents to make thebest choices for their own kids”。YU说,她听到了很多孩子和家庭站出来(保卫)他们的选择的权力。
    .
    请AU告诉我们,“I’ve heard a lot 。。。”,她有统计数据吗?有多少家庭已经,或者将会发生,孩子要变性的?现在美国社会里,有多少百分比的家庭是希望自己的孩子,不经父母同意可以做变性手术的?到底谁是大多数,谁是正常的?什么是正常的社会?
    .
    恰恰相反到的是,在加州学校推广不恰当的过早的,泛滥的性教育,并且极端到:孩子可以不经过父母同意,自己有权决定自己的性别的法令。这种强行的荒诞的政策,已经引起了绝大多数家庭的反抗,特别是绝大多数的华人家庭的广泛激烈的抗议。
    .
    “I’ve heard a lot 。。。”,这不是信口雌黄,颠倒黑白地说胡话吗!
    .
    这些本来是常识的事情,现在都被极左派颠倒了。为了体现她们的“大爱”,为了体现她们关爱,维护,代表“弱势群体”,总是用极少数人的利益为借口,制造社会中本来不存在的分裂和对抗,要压服绝大多数的人去屈从极少数人的利益。这正是极左派用颠覆正常社会的手法。
    .
    Obama临滚出白宫之前,还急急忙忙地签署了一个 “同厕令”。遭到了全世界的耻笑。

    如果一个人出生,懂事之后,一直始终如一地认为自己的天赋的性别是一个“错误”。始终如一地这么认为,感觉,非常之痛苦纠结。最后毅然决然地不顾一切地,做了转性手术,完成了自己的心愿。对于这样的人,我们会尊重他/她的自己的选择和决定。像大陆的著名杰出的舞蹈家和节目主持人,金星。连她的父母都对她的变性充满了解和支持。我们大家都同情金星,喜欢金星,认可金星。都会认为金星的情况和决定是合情合理的。但是,金星也没有提出,所有的孩子都应该像她一样,更不会同意她自己的三个孩子,在成年之前,不用和父母讨论,就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性别改变。
    .
    但是,在Obama,NancyPelosi,Joe Biden的定义里,甚至不需要做变性手术,只要自己宣称自己是女性,一个男人就可以算是女人,就可以像女性一样进入女厕所。一个男人可以过去一直是男性,突然有一天认为自己是女性了,说不定哪天一觉醒来,又认为自己还是男性了。他可以随意决定进男厕还是女厕。太荒唐了,太流氓了。
    .
    作为一个医生的DrMichelle Au,在男女性别的认知上,也是这样糊涂?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难道Au分不清什么是正常和什么是非正常,什么是绝大多数和什么是极少数,分不清什么是常识和什么是违背常识吗?

    看到AU有三个孩子,有男有女。不知道如果AU的男孩子哪天提出,认为自己是女孩子了,要进女厕所,AU会任何作答?如果AU的女儿在练Karate,跆拳道,练女子体操,在学校参加女子足球队或者女子篮球队,遇到了自己的对手是变性的男孩,或者就只是简单地认为自己就是女孩的男孩,AU的女儿会怎么想?AU自己会怎么想?如果AU的孩子要变性,AU会如何对待?
    .
    这样的问题,其实已经非常现实,非常严酷地提到了所有的家庭,父母面前了。特别是华人家庭父母的面前。
    .
    我们今天,先不讲非法移民问题,阿富汗溃退的问题,也不讲“纾困法案”,不讲美国当前的通货膨胀,BLM,Antifa,打砸烧抢,一片沦陷,乱象,就只“focus/聚焦”在男女同厕和真男孩假女孩参加女孩比赛的问题。
    .
    就是这一点,AU代表了华人利益吗?能够成为华二代的“楷模”吗?
    .
    我们华人是应该积极参与美国的社会生活。但是,不能“凡是华人就要支持”。支持什么?价值理念,是非标准,是一个必须首先搞明确的问题。否则就是华人经常爱说的一句话:“被人卖了,还在帮助数钱”。
    .
    我个人完全不为难AU。但是,她不就是民主党极左派翻蓝佐治亚州d大棋盘sh的一粒棋子嘛。

  2. 酋長说道:

    Michelle Au 為華人社區做什麼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