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Nancy生活馆 | 一碗放不下的面- 思念中国的西北美食 (二)青海的平安驿

美食天堂在人间 – 青海的平安驿

第二次踏上青藏高原,也是在2019年的西北行,在西宁工作的大学好友向我介绍了一个美食天堂掉入人间的小镇- 平安驿。我们到达平安驿的晚上,已经过了晚饭时间,只有一家面片馆还开着好像真的是等我们呢。有了宁夏面片的体验,我知道再不饿,也可以吃下一大碗。这家面馆真的是可以跟宁夏最好吃的面片馆味道相比。

他家的香辣羊蹄味入的很透,非常难忘。

老史吃起面来比谁都积极

梦寐以求的实现了跟专业的女工们一起揪面片的愿望

第二天我终于有机会跟厨房的女工们一起揪面,厨师还为我解绍了所有的羊肉炒面片的调料

面片揪的好不算,最后这道炒的过程才能达到最好的美味

去天堂有那么容易?

完全意想不到在青藏高原上,西宁城外大约开车四十分钟的小镇,平安驿,竟然是集西北美食的经典之地。在这次出行之前,我从不曾听说有这样的地方。说这是美食的天堂掉入了人间一点儿都不夸张。

真的是好吃的不知如何形容的地道凉皮

这平安驿小镇看规模也是很大投资兴建起来的。我去的时候那里已有一百六十多户的商家了。每一家商户都是本地附近村寨里的高手,每家人都有特别的专长。有专做豆腐脑的,专门榨油的,专门做新鲜腐竹的,做酸奶的,各式拉面的,专门经营辣椒的,在这里的一天,对我来说也是接着了天上掉下的馅儿饼!同学太知我心了,她专门联系了本镇负责餐饮管理的经理来为我们介绍小镇的各家美食。

同学介绍我们认识了平安驿的谈经理一家, 还有负责回民饮食的金鑫

非常感谢一路为我们介绍各类特色的美女和金鑫,每个年轻人都有自己的梦想

这镇上一面的整条街道都是青海有名的小吃,另一边还有藏民的,撒拉人的,以及新疆的各类传统美食。想想开创这些的人,一家家的寻找合适的有技能的商户搬来小镇,让他发展成这个模式一定也有过非常坚苦的创业过程。但是能够有这样的地方可以让我这样的游人看到汇集的传统文化也是很有长远意义的。

青稞甜醅,我还是第一次吃到,很像南方的酒酿,但是青稞做原料似乎又加了几分高原的浪漫。我们开始一家家的参观品尝。在这里,我对西北美食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酸甜的青稞甜酿,小哥特别实在的友好热情

原味酸奶

这里有一家专门的传统式酸奶店。酸奶店的主人明显是很有学问的人。我在好多家意大利奶酪场里,听说过牛奶在不同的季节有不同的含奶油量。巧合的是他也说到酸奶的不同季节的含脂量。在他的酸奶里,他很巧妙的使用了本地的菜籽油,又给这酸奶增加了一种特殊的香味。

新鲜腐竹

腐竹是从小就喜欢吃的东西。从来没有多想过,在平安驿才知道原来这好吃的是这样做出来的。

每一个面上形成皮后,就去很快的捞起来晾干

看着一袋袋的黄豆变成这样,老史也觉得发现了新大陆。

新鲜的腐竹嚼上去还能吃到那豆香的味道。怪不得这里的腐竹当天做的马上就卖光。

奶香大麻花

我们从小吃的麻花都是酥脆的那种做为零食,或者过节时候吃的。在青海,我第一次吃到外酥里嫩的奶香松软大麻花。这麻花太好吃了,淡淡的甜,松软而有嚼劲儿,一个掰开就是一大盘美美的早餐。 老史和我盯着这位做麻花师傅那工艺人的熟练手法好久,非常的感叹!也许我自己手很笨,所以看到人家有技巧的人总是特别的敬佩和羡慕。我常想也许这些工艺人并不意识到他们的工艺对外人的影响,但是起码他做的口味是我这一年多里一直不能忘掉的。

两人一边做一边炸,那动作迅速让人惊叹!

这编的老簸箕也让人觉得格外的亲切

诺尔曼拉面

我们一路吃了好多人家的面,但这家面馆的主人给我印象非常深刻。一位非常开朗热情的年轻人,对他的面那么自豪和热忱。我觉得非常的幸运可以有他手把手的教我拉了一把面。当然我的技术还差着十万八千里,但是能进他的厨房,能摸一下感觉一下他的面,我还是感觉很荣幸。

看到酷爱自己事业的人总是让人感动

为自己品牌自豪的人,他的面就绝不是一碗简单的面条了

早餐的面是带汤的,中午就会是炒面。

热情的年轻人送我们出来。我诚心的祝福他和他的面更成功!

绝美的花馒头- 平安月饼

在青海高原的平安驿,我才知道我所有知道的月饼的概念和这里的概念有多大的不同。

门口的柜子里有这样的蒸寿桃一样的大馒头,看上去起码有两磅大小。

店里面还有一笼一笼的精美的花馒头。虽然我知道我的名称不准确,但在我的概念里,蒸出来的发面的都是馒头。

这里所有的颜色都是本地的鲜花晒成粉做的。在青海和甘肃,我们常常看到大片大片的花地,各种色彩,本地人都会有不同的用途。

老史看着大馒头不能相信这是蒸出来的!

店家非常友好,让我们走进了后面的厨房。这回才知道外面的大馒头真是小巫见大巫。

看我们那目瞪口呆的样子,这大姐毫不犹豫的拿起一把大刀,上去就切开了这个最大的馒头。要说舍不得吃,我看着那大馒头一边录像一边心里揪着想,真是太舍不得了!

大姐特别爽快的切下一大块让我们当场尝,还给我们包了一块儿带走。

带回去的那块,真的给了我一个机会第二天慢慢的咀嚼这花粉的香气。

名副其实的挂面

走到挂面铺的时候,我已经实在是什么都吃不下了。非常遗憾我没有尝到那个味道。但是从兰州过来的同学体验过这个挂面,她一定要再吃一碗,老史也豪不犹豫的坐下。考虑到老史已经吃了那么多东西,我告诉店主给他的那碗少一点儿面。结果人家拿到碗了之后大抱怨他的面为什么那么少!

那个小镇也特别英明,在镇口就有快递服务。大家把在那里买到的美味珍宝直接就寄回家,我也是直寄回上海。

看了这个才会懂得挂面的意思

谁会想到老史会抱怨他的面太少了?

在这个小镇,同学到底是专业,带我们吃到了前所未有好吃的大盘鸡拉条子和新疆馕包肉

大学几十年后能在青藏高原会面 情义+缘份

大盘鸡拉条子 囊包肉 -地道的新疆特色菜

也是在这个小院里,我们有幸看到了本地团队表演的舞蹈。

这里还是有丝绸之路的文化和每天定时的为游人做表演

让我们也做一次傻老外,跟美女们照个相

看到烤全羊的时候,我们也就只有看看的能力了。

意大利的香醋闻名,西北的香醋毫不逊色

在美国,家家都会有一瓶意大利香醋做色拉用。有些是多年的陈醋,也有些是调制出来的香醋。很多香醋可以跟奶酪搭配。而在西北,每家餐厅都会为自己配方的香醋自豪。这醋就会决定这一家的味道。

那一天在平安驿第一次参观了一个醋坊,我突然觉得脑子一下开窍了似的,原来西北美味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醋。香醋其实是用特殊的香料熬出来的。

粮食酿成的醋的过程

这醋怎么能不香呢?

有了熬醋的概念,让我一下对西北的美味有了更新的认识。参观完了传统工艺的醋坊。在一家豆花店里,店主告诉我,她家的豆花之所以好吃,就是因为她们自己熬出来的醋。

这美味的豆花用的都是自己家调成的辣油和特制的醋

在凉皮店,店主也是很为她们点醋自豪。每次听到店主为自己的醋自豪的时候,我都专门的品一下那个醋。

后来我们在甘肃,过了张掖的丹霞口小镇里面有一家小店‘甘州小吃’凉皮,面条味道都很有特色。我也是刨根问底的问每一样调料的搭配,我看到母女俩叽咕了一下,妈妈还是很慷慨的告诉了我她的醋的原料。

这里的碱水面特别有嚼劲儿,加上汤汁非常的完美

让人难忘的勤奋踏实的母女二人

一回到亚城,我立刻就去中国超市买了几瓶醋回家按照自己学到的熬醋方法熬制了西北的香醋。

我也来试一下熬醋

西北的辣椒油和四川的辣椒油

几年前在四川学习川菜的时候,我就知道四川的辣椒油除了不同镇子出产的辣椒,有不同的辣味级别之外,炸辣椒的油也是事先入了香味的。在西北,很多包装好的辣椒面本身就是配好了香料的,但是那油也是有他特别的讲究。国内的菜籽油绝不是普通的我们直接英文翻译过来的在美国超市里买到的canola。这就像北京的芝麻酱跟中东的芝麻酱口味完全不同是一个道理。油榨制的过程也决定了油的香味。好在我们现在在美国也可以买到国内产的原味菜籽油。所以用中国的菜籽油炸出来的辣椒油可以跟在国内吃的没太大区别了。

现在自己对在家做四川辣椒油和西北辣椒油都很自信了

自己动手做西北面食

了解一种文化,蜻蜓点水的快走一次是不可能实现的。回顾自己这些年的几次西行,每次都对西北文化增添一层新的认识和了解。每次也都会学习到一些新东西。我本来计划用四年的时间深入的完成从中原到土耳其的丝绸之路旅行。 没想到才进行了两年,新冠疫情让这个计划暂停了下来,最西面只走到了甘肃的敦煌。

有幸的是这些年再访西北的几次旅行,起码给了我一个对西北面食的进一步了解。正好几个月前家里添了一位德国的小美机助手,彻底解决了我因为少操练和面有时还会把握不稳的担忧。

2021,新年伊始,我们开年的第一顿饭,就是跟嫂子一起美美的揪了一顿肉汤面片。

炒羊肉蔬菜揪面片

后面这些天又开始操练了油泼面,biang biang面,岐山臊子面。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又让我想起了平安驿的醋,辣椒,花馒头,以及走在街上那比小时候过年还幸福的感觉。

准备健康的陕西面原料 – 去不了西北,但是少不了西北味儿

意想不到的旅游收获 – 西北辣椒油和岐山臊子成了我家的常备

家里的扯面油泼面

扯面不仅仅可以油泼,做臊子面也很美

油泼扯面自然还是最有魅力不可拒绝的

奶香麻花,想了一年多的麻花,从在平安驿吃到第一口的那天起就忘不了。这回终于有勇气试一下,虽然无论我怎么试,还是模仿不出那师傅的手法,好在味道还是很接近他的味道。

小小的一个尝试也让我的一天感觉无比的幸福。

油炸的效果真是惊人!很快的看着一个个麻花浮起来

我的自豪的麻花们

终于学会了外酥里嫩

这一西北行,又让我的菜单上多了几个特色菜品。

旅行让我们的生活不断的增加色彩,学习世界各地的口味也让我们的生活不断的丰富。居家的一年多里,很多美好的回忆都是从旅游的记忆里来的。

期待全球疫情有所控制之后,我们还可以继续去走到西北探索美食的美好之路上。

本文由【亚特兰大生活网】独家约稿、原创。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否则追究法律责任。免责声明: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部分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金家小姑奶奶

小姑奶奶,北京的堂兄就这样叫我。虽然他已逝去多年, 但这称呼唤起我对童年,对父亲的哥哥们,嫂子们,我的远方的堂哥堂姐们的思念。父亲是他那辈里最小的一位。和哥哥们很亲。 按当时的文化,他是绝对晚婚了。有我的时候,堂哥堂姐们早已都十多二十多岁了。虽然家里传统规矩很严,然而对我这个最后出现的姑奶奶,似乎一切都是新时代的,包括家里的规矩。非常庆幸因为最小而得到的少限制的自由。也许是从小的自由放枞,带给了我无边的追梦的想象力......金,父亲的本姓,也在文革期间被迫放弃。金家小姑奶奶,是真实的,原版的,那个在新街口的胡同里最爱吃有嚼头的北京蛋卷的小影子。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2 条回复

  1. kaoshi说道:

    喜欢这个风格真心感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