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路人甲】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 … 八一八 ACCA 那点事儿

作为ACCA(现代中文学校)西校的一名学生家长,三年多来中文学校西校的课堂始终伴随着我的孩子们的成长,我也非常感激西校校务和志愿者们的辛勤付出。

作为一枚资深宅男,我从来都是很佩服那些热心公益,愿意为社区服务的人,毕竟没有功劳都有苦劳,没有苦劳还有疲劳,中文学校西校能有序地开展各项教学活动,离不开热心付出的人。

好了,以上是我对西校校长及理事们发自内心的真诚的赞美,虽然并不是本文的重点,但是我们中国人讲究起手式, 古人擂台上对垒还要抱个拳,作个揖以示尊重,台下看客自然也心领神会,早早搬好了小板凳,对擂台上的双方评头论足一番,更有看客默默拿起了手机,哦不,应该是小本本, 亦或是飞个苍蝇,来个小赌凑成这精彩的一出交锋。。。

当一群人构成了一个群体,这个群体就像一个生命体,拥有独立的思想特征,也就是群体中所有的人共同心理特征

形成群体之后,个体中不论其中的个体有多理性、智慧,他们在群体中的智力水平被统一抹平。群体变成轻信、易怒、冲动、极端的个体。

其实我也不明白,我是怎么跟西校理事们结下梁子的,直到我回忆起了上述这段文字。

我之前提过,作为一个平时不怎么关心中文学校双方争斗的人,我一直以来的态度都是,作为家长,我们的主要关注点就是你们双方的争斗会不会影响学校的教学秩序,ACCA总校的种种你们口中的“霸凌”对普通家长和孩子们,到底在哪些方面有影响。

得到一贯的回复是,对方不尊重程序,违法操作诸如此类的老调重弹。 OK,我支持你们搜集证据,并且随时向家长提供信息的更新。

我个人的态度是不赞成西校理事以不出席例会作为回应总校霸凌的,因为假如民主制度需要依靠议会停摆,或者依靠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来达成目的的话,那本着求同存异的原则,好歹也要给这种停摆设个节点,假如美国的议会因为意见不合而无限期关门的话,那你们各位今天也不会吹着空调刷着手机看我这篇吐槽文,而是想着怎么消除政府停摆对你生活所造成的困扰,对不对?

同样道理,当我得知理事会有人以个人名义起诉 ACCA, 我本着信息透明的原则,在西校家长群里公布这个消息,并且透露说我看到过起诉书草稿的时候,一下子捅了马蜂窝。西校新的,老的,在职的,不在职的,对我展开了围攻,因为我能看到尚未披露的信息,似乎就预示着我是来自北校和总校的“内奸”。其实对于一个普通学生家长,长期生活在 East Cobb 社区,宅男属性加成的“西方人”,充当北校的内奸能有什么样的好处?

于是乎,西校理事们纷纷以如下的格式对我回复:

请你给北校带个话,xxxxx
请你给总校长带个话,xxxxx
请你给xxx带个话, xxxxxx

皇军让我给你带个话,xxxxxx(不好意思,走错片场了) ^_^

群体只用形象思维,用想象力主导行为。
不会推理,只接受简单的观念。
不会观察,偏执,专横,多变。

张三:“你破坏西校的团结!”
李四:“难道听你们的才叫团结,提出质疑的就是破坏团结?”
王五:“你新来的不懂规矩,我们斗了多少年了,你又是哪里来的。”
李四:“新来的所以就不能有自己的想法,发表自己的观点了?”
赵六:““谁让你破坏我们团结来着!”

一个优秀的团体,需要心理健康、活泼向上、团结友善。当然最最重要的就是团结。 然而团结不代表所有人都只能发出一种声音,任何人都不能提出一丁点的质疑,哪怕是有人因为成为“异类”而变成群体中口诛笔伐的对象,也必须低下头,概括承受。

张三:“你们家孩子几年级,几班的?老师是谁?”
李四:“怎么,你还要威胁我的孩子?”
王五:“没有,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是不是学生家长”

走在马路上你这样问我,我可能毫不犹豫的告诉你,但是当理事会的人看到你在发表不一样的声音,而在群里@你来问,这算是要挟呢,还是要挟呢,还是要挟呢?

西校家长群300多个人,里面不相干的人有多少你不去确认,反而来确认一个俩娃都在西校上课的学生家长,你们西校理事团队处理事情的角度果然很刁钻。

张三:“北校搞霸凌,破坏民主,私相授受,我们要团结起来反对他们。”
李四:“能不能谈个条件,双方各退一步?你们谈不成,要不我去试试?“
王五:”闭嘴,我们在讨论民主!“

--李四 已经被移除了群聊 --

孙七:“群主威武,早看他不顺眼了,应该早就踢出去“
周八:“这人是疯子,坚决支持理事会领导”
吴九:“破坏团结的人早就该清除出去”

原来你们口中的民主,就是我是民,你们是主… 

原来有这么多人喜欢在对方失去自证自辩能力之后,落井下石。

原来做理事还能获得这么多看客的追捧,以至于忘了自己也不过是个普通家长,自己的首要目标是先把自己家孩子打理好了,再有能力关心别人家的孩子。

众人:“你都说了那么多西校理事团队的坏话,还敢说自己不是北校派来的?”

若敏:

Be kind , Be nice,行事要有Civility(文明优雅),这是有修养有教养所推崇的行为准则。中文的求同存异,agree to disagree 在今天依然很重要。什么是同?办好中文学校,提高教学质量,就是同。不可能要求所有的人,观点一致,但是有这个同在,事情就好办一些。不是一切都非黑即白,也不是所有人都非敌即友。希望理事会的成员,更加文明地解决好问题,永远记住“同”,就是如何将中文学校办好,如何提高教学质量。

西校的部分理事显然没有领会若敏老师的这篇文章精神,对于我的打击抹黑完全背离了 Kind 和 Nice,当然各人的素质有高低,我不能指望所有的理事都能心平气和的接受我的观点和看法,同样的,我也毫不客气的说,部分理事你们“吃相忒难看了”。不指望你们能听懂,因为你们那些文革式的思维模式只能寄希望于用那个时代的知识来和你们沟通。

团结最广大群众 打击最主要敌人 -- 毛泽东

如果理事会成员(stakeholder 利益相关人)一个个乐此不疲的围攻异己分子并且以此团结最广大的群众,从而达到你们打击北校的目的的话,我乐于成为这个靶子。宅男嘛,谁还没有个被喷的时候。

至于个别理事三天两头看我 LinkedIn,我只能说谢谢您的关注了,其实我的 LinkedIn 常年被 recuriter 光顾,并不缺少热度。不过我听说北校为了打击报复南校,派人一直去骚扰某个理事的工作上司。联想到你们突然对我的背景感兴趣了,这是想学北校啊,还是准备给我介绍更好的工作,送佛送到西呢?

【路人甲】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 … 八一八 ACCA 那点事儿

以上三板斧,不敢说朴实无华,重剑无锋,只求不添油加醋,不栽赃嫁祸,欢迎斧正,所引用内容皆出自心理学作品《乌合之众》,请勿自行对号入座。

-----------华丽的分割线-----------------

接下来提点作为西校家长目前最关心的问题。

1、据江湖传闻,西校现任和前任理事会成立了ECCA 组织,并且积极拉拢各路人马,该组织于2月28号注册成功,恰好在西校理事状告ACCA之后(2月24号)。请问时间节点是否巧合,状告ACCA和成立新的组织是否存在关联性?ECCA是否将以独立的实体运作新的中文学校,从而达到西校从 ACCA 体系中脱离的目的?学校独立后,是否能保证教学资源的稳定和师资力量最小的变动?是否会影响到现有的中文学校所享受的政策上的优惠?
【路人甲】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 … 八一八 ACCA 那点事儿

2、根据西校新注册的网站公告,ACCA 总校剥夺了西校使用 acca-web.org 账户的权利,我个人认为基于任何理由,总校都不应该用这种手段来影响西校正常行驶招生流程,这个可以实锤霸凌,在此呼吁总校给予最低限度必要的账户权力,并以此来推进正常的校务流程运行。目前我的疑问是,acca-edu.org 这个网站是否属于 ACCA 旗下的授权网站,还是只属于西校南校运行?假如双方争端最终得到解决,该网站是否会继续存在?假如双方最终分道扬镳,ACCA-edu 是否将独立成为新学校的门户网站?通过西校邮件我得到的信息是,目前该网站不具备后台程序,新系统将在六月份上线以供家长注册课程。作为一个不老不新的业内人士,我对该网站的开发人员能够在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开发出完整的课程注册和支付系统,致以由衷的敬意,真够拼的啊,兄弟!
【路人甲】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 … 八一八 ACCA 那点事儿

3、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部分西校任课老师在给班级家长的邮件中给出了 ACCA 学校注册的官方信息,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所有的邮件下面都有一个家长以这样的格式回答:

1)ACCA 现在没有理事会,北校分校理事非法侵占了所有 ACCA 的资源,不让开家长大会,不承认西南两校家长选出的理事,把西校所有家长代表人员(PTA、理事、校务)全部踢出原来 ACCA,总校理事会和校务不再有西校家长的声音,西校学生的权益无法得到保障;

2)ACCA 现在没有总校长,北校原校长 Lucy,没有按照 ACCA 章程应聘,没有进行公开招聘,仅由北校几位过期理事推出来的;

3)西南分校家长已在法庭起诉北校理事行为违法并争取西南两校家长合法权益。西南家长起诉人都是非常有经验的法律专业人士。

这样,如果大家通过原来的网站注册,大家很有可能下学期:
1)算是北校学生了
2)需要去北校上课

我对此的疑问是,ACCA 是否已经解除了跟目前西校校址所在的租赁合同,所以用 ACCA 网址注册课程会导致下学期没有教学场所可去?又或者是这样的论调纯粹是西校理事会为了制造恐慌而做的不负责任推论?还是说,此举在为新网站的建设完成拖延时间从而使独立系统成为既成事实?

我个人对西校是否最终独立成为新的学校,不持有强烈的立场,反正过得到一块就过,过不到一块也不是不能分。

但是,如果西校理事团队目前所有的动作都是在为这个最终目标做准备的话,家长应该有知情权。西校理事会应该公开透明西校下一步何去何从,而不是暗箱操作,给大家一个生米煮成熟饭的惊喜。

同样的疑问我也抛给总校管理者,如果西校独立成为新的学校,并且带走所有的学生和老师资源,北校的 Plan B 是否是取消 ACCA 西校的站点,然后将已经在原有系统里注册的学生划归为北校学生并且需要到北校上课?

总校和西校的双方是不是此刻正拿西校的所有学生和老师作为你们双方博弈的筹码

-------不那么华丽的分割线 --------

最后再次引用若敏老师的原话:

“中文学校是让海外华裔的下一代,学习中文,让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得以传承,让学生快乐学习的地方,相信理事会的成员都有孩子在中文学校学习,希望中文学校越办越好。如今的剑拔弩张,风风雨雨,让人非常不舒服的。尤其是一些不实的言论和未经证实的数据,在全校家长和教师中传播,有着极其不好的杀伤力,让中文学校的形象滑落“

如果任何一方通过制造谣言来打击另一方,或者通过造谣抹黑来为自己的威权塑造口碑的时候,那你们自己也就成为了你们眼中最讨厌的人,其实这也是我在跟西校理事会打过交道后,得到的感觉。

中文学校是一个海外华人社区传播中华文化的组织,而不是一部分人实现自己政治抱负的斗兽场,既然是不求名利,纯粹为了一腔热诚而出任理事职位,那就要接受批评的声音,面对别人的质疑。如果心脏不够强大,接受不了苛责,那不如退居二线,不要强出头。

相反的,如果对权力的追逐和政治角力的感觉乐此不疲,请出门右拐参选议员,华人社区缺少你这样的人才为华人整体利益出力。届时即使是我这样敲键盘为生的宅男也会毫不犹豫的放下成见,对你一喊一句:”英雄,我错了!”

如果你有耐心看到最后,谢谢捧场,如果下次在某个群里看到我,欢迎点赞或吐槽~~~

微信里 扫一扫
【路人甲】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 … 八一八 ACCA 那点事儿
本文由【亚特兰大生活网】独家约稿、原创。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否则追究法律责任。免责声明: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部分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