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若敏:南极之恋19:冰海跳水,挑战自我

《南极之恋19:冰海跳水,挑战自我》

若敏

 

Day 14 – January 1, 2020 – Antarctica, Waterboat point, Gonzalez Videla Station

Latitude: -64.84° Longitude: -62.96°

12:00 PM

下午四点钟,所有的人都回到了船上。下一个激动人心的项目就要举行了。藍天映照著冰山,連綿的冰山跟無盡的白雪,静美,飘逸,想到了岁月静好,人生可期,照片拍不出那种身临仙境的感觉。

在2020年的新年1月1日,我和Jack将双双跃入南极的冰海,挑战自我。这是Seabourn Quest第一次组织南极跳水,我们真是太幸运了。据探险队长说,以往都是把南极的冰水放在泳池里,让大家跳下去感受一下南极的冰冷,而这是第一次从船上跳到南极的冰海里,所有的人都很兴奋,这是Seabourn Quest的第一次,我们赶上了。那天,天堂湾风平浪静,阳光灿烂,这种幸运真是可遇不可求的。

船长将船旋转了180度,因此跳水的健将们,将在阳光充足的一面跳进水里。感谢船长的细心,这份阳光也温暖着我们的心。

按照指示,参加跳水的成员聚集在第五层的The Club里,因为SeaBouen 里的酒水都是免费的,所以,很多人在跳水之前喝点酒热身。这条船有乘客400多人,竟然有60 位报名参加,所以每12人分为一组,一共5组。我们分在第三组。

跳水的照片来自于澳大利亚布里斯班的摄影师神仙,感谢他让我分享这些照片。他在船上的10层甲板上,顶着严寒,拍下来这些珍贵的照片,非常感恩和感谢。

探险队员核实了我们的名字以后,就让大家在Club等待,第一组队员,走了出去。时间过得很快,不一会就轮到我们出发了。

跳水是在三楼,悬梯的平台与三层甲板基本平齐,离水面大约1米左右,并且用黑色的充气橡皮保护着,每次只能进入一位跳水者,工作人员有三位,一位负责指挥,一位负责系结安全带,还有一位负责接应。冲锋艇离平台大约7-8米,载着二位专业摄影师和摄像师,另外几位是穿着救生衣全副武装的救援队员,在跳水平台的左侧等待拍照和预防突发情况的发生。

走出舱门,面对着天堂湾的皑皑雪山,心潮澎湃,海湾里漂浮的大小不一的冰山,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如同钻石一般耀眼和闪亮。平静的海面,由于接二连三的跳跃者,而泛起阵阵涟漪,波光粼粼,我已经脱掉保暖的浴袍,穿着游泳衣站在了跳水平台上。

工作人员一边把保险带用钩子钩在我腰间绑着的安全护腰上,一边问我会不会游泳?当他得知我会游泳,就说,“好了,你可以跳了。”

我走到最边沿,双腿一并,用“掉冰棍”的姿势,插入到冰海中。冰冷的海水瞬间淹没了我,仿佛进入了一个寂静的世界,没有任何喧哗的声音,那一瞬间,仿佛与尘世隔离,掉进了幽闭的仙境。身上的皮肤如一根根银针刺入,是针扎的疼痛,头皮发麻,是触电的感觉,那一刹那的冷,让呼吸和心跳都瞬间停住了,这也许就是心碎的体验?全身麻木了,好像已经冻得失去了知觉,我是真正体会到冰冷透彻南极冰海的滋味。似乎比北极更冷。

我的身体迅速下沉,眼前是一片清澈的蓝色世界,与海面略微不同,在光影下有宝蓝和湛蓝,海水轻抚着我的身体,我的口中有着海水的咸味。我借助浮力,用踩水的方式,让身体慢慢上升,一瞬间,我已经露出水面,我感觉到他们正在通过安全带来拉我,我游了两下蛙泳,就踩着梯子上来了。工作人员马上递过来浴巾,我把自己迅速地包起来。抬头仰望,观众从上方的甲板上欢呼雀跃。这时,已经不冷了,还有微微的热,如果允许,我真想回头再跳一次,再畅游一番。

记得2017年在北极,我跳水后,游到摄影师的冲锋艇旁,还与摄影师击掌庆贺。但当时人少,只有不到20人跳水,我问了伍迪队长,可不可以游泳,得到首肯后,我才游的。这一次我也想游到冲锋艇前,但是考虑到后面还有那么多人等待,我决定还是上来,不能耽误后面人的跳水行程。

Jack在我后面用漂亮的姿势,一跃而入,他用自由泳游回平台,多好,我们两个人在完成北极的冰海跳水挑战后,又完成了南极跳水,南北极地双双跳水的夙愿,终于圆满完成了。船上有19位华人,一共有四人完成了跳水,澳大利亚的杨医生和Alan,加上Jack 和我,而值得骄傲的是,我是唯一一位华人女性,完成了这个艰巨的挑战,也为华人女性争光了。

在进去排队前,我遇见了澳大利亚布里斯班的Jane,她先生是摄影师神仙,因为我和Jack都参加跳水,所以,只好托她让神仙帮我们拍几张照片作为纪念。真是要感谢他们夫妻。神仙在十楼用相机为我们拍照,天气还是很冷,神仙给他们的两个伙伴拍完以后,就进去暖身,Jane 在下面看到我们要出来了,就用对讲机通知神仙,他再出来拍照。

看到他为我们拍的一系列照片,真得非常感动。神仙是一位非常能吃苦的摄影师,他常常带着两个相机,一个长焦,一个广角,他怕来不及换镜头,就这样背着两个相机。他还给团队的每对夫妻都拍了很多照片,最后整理,送给每个人一个专辑,作为纪念。他拍摄的照片效果非常好,让每个团员都收藏了珍贵的回忆。有这样的摄影师同行,是大家的福分。

上船后,有人提议到八楼游泳池旁的Spa池里泡一泡,还真有不少人,在此喝酒,泡Spa。其中有一位男士,就提到刚刚跳过水的天堂湾,他说:“虽然天堂湾看着风平浪静,但这里也是座头鲸和虎鲸出没的场所,遇到座头鲸不用怕,这是须鲸,吃磷虾,不吃肉,要是遇到爱吃海豹的虎鲸,那就很难死里逃生了。”看到大家面带恐惧的表情,他哈哈大笑,说,:“如果有鲸鱼畅游天堂湾,就肯定不会举行跳水的项目了,改成观鲸鱼的项目了。”提到嗓子眼的心,这时放下了,他说得有道理。不过,接近零度的冰水,对心脏的承受能力是一个巨大的考验,这个项目一定要量力而行,以自身的身体状况为考量,不能贸然行事。在登记跳水的时候,会填一个免责的表格,其中会提到有心脏病和高血压等疾病,不要参加这个活动。

我泡了一会,还是觉得回去洗个热水澡,海水浸泡过的身体,还是有些不舒服。

洗过热水澡,焕然一新的我,穿上裙装,准备去吃晚宴。这一天的晚宴,是船上邀请我们与两名探险队员共进晚餐,其中一位,就是皮划艇教练,年轻英俊的帅哥Brandon Payne。

布兰登很有趣,分享着他在南非和当南极探险队员的经历。一桌8 人,大家互相自我介绍,有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教授夫妻、也有企业家、医生和律师等,各行各业。

大家正相谈甚欢,突然从广播里传出船长的声音,船长宣布,我们将经过一座多年前在冰架上折断的平板式冰山,名为A-57A。大家可以到六楼和十楼两个观景台观看。我赶快跑回房间拿相机,来不及换裙子,套上红色的防寒服,也不管红配绿的色彩冲突,就冲到六楼的甲板上了。

甲板上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大家都以巨大的冰山做背景拍照。关于平板式冰山,船上的科学家曾有讲座,专门做了介绍。

只有在南极或者北极,才能看到这么大的冰山,你能想象大自然里会出现长方形的一块冰山吗?这是一块像是一个巨大平板豆腐块一样漂浮在海洋上的冰山,这是谁切成这样的呢?当然是大自然。

NASA 的科学家 Kelly Brunt 曾指出,大部分人看过的冰山,都是只有尖端的部分突出水面,然而还有另一种冰山存在,也就是 “平顶冰山(tabular icebergs)”。平顶冰山有陡峭得近乎垂直的侧面,以及平坦的顶部,通常是从冰棚上脱落。

平顶冰山通常都是较为 “年轻” 的冰山,因为风、海浪最终会将冰山的垂直面侵蚀殆尽。漂浮的冰山通常只有10%的部分露出于海面上。
拉森冰架(Larsen)是世界的第四大冰架,细分可以分为三块(ABC),但现在只剩一块拉森 C 比较大块。近年来,被号称史上最大的冰山 —— 万亿吨 A-68 冰山,从拉森 C 冰架出走。因气候和洋流的影响,这块 A-68 正逆时针方向旋转在海上漂浮,因全球变暖,科学家一直将南极冰盖作为关注的焦点,未来几十年海平面上升的高度取决于它。

在南极半岛上,A-57A是2019年可以看到最大的平顶冰山了。冰架是冰川的屏障,所以当它们消失时,就像拔下水槽的塞子,让冰川自由流入海洋,导致海平面上升。目前,南极半岛一半以上的冰架已经失去了体量,占南极洲所有冰损失的 25% 左右。 它拥有足够的冰层,可以使全球海平面上升约 24 厘米。

但将全球变暖限制在 2°C 将使南极洲周围面临崩塌风险的冰架面积减少一半。在 1.5°C 时,只有 14% 的南极洲冰架区域将处于危险之中。减少这种风险可以降低导致海平面上升的可能性。减少气候变化不仅对南极洲有益,对世界也有益。

船继续向前驶去,夜幕降临,天边有一抹晚霞,但是1月1日的南极是看不到日出和日落的,但那一抹瑰丽的色彩和一座椭圆形的冰山,是我心中存留很久的画面。

我还看到山岩上,仿佛是一个人的脸,越看越像,十分神奇。幸亏是有凉台的房间,我进进出出地拍照,不能一直在外面,非常冷。

2020年1月1日,在南极天堂湾是一个特别值得纪念的日子,不仅完成了接近零度的冰海跳水,还与A-57号平板冰山擦肩而过。如今,南极已经梦圆,它是我人生轨迹的一个点,感恩这趟南极之行,冰雪洗涤了我的心灵。

下面是船上探险队员所写的日记与大家分享。

Today we arrived at Paradise Harbor and Waterboat point. What a great place to start the 1st day of 2020. As the day passed, the clouds dissolved, and behind every cloud there was a new surprise. A majestic mountain or a big thick pack of glacier ice.

The bay turned into a paradise when all the mountains showed, and we understood why it is called Paradise bay. For me personally I couldn’t believe the day could become just as stunning as the day before when we were at Pleneau Island, but it was perfect again.

The first group boarded the zodiac at 8 in the morning for the first trip to visit the Chilean base of Gonzalez Videla Station. This exposed rock is home to hundreds of pairs of gentoo penguins and some even had chicks. Lucy the leucistic penguin also graced us with her presence, but according to our expedition penguin expert Brent Houston who maybe should be named Luke as we do not really know the gender.

The base was abandoned in 1964 but reopened in the mid 1990’s and is now staffed, summer only, by 15 members of the Chilean Air Force and Navy. The gift shop was happily visited by everyone and it was nice to have a different kind of landing. The staff were very friendly and got invited to have lunch on the Seabourn Quest, which they loved a lot reading their happy faces.

The peninsula on which the base stands is cut off from the mainland at high tides but, because it is more often connected than disconnected, Waterboat Point is still classified as a part of the continent of Antarctica.

After the visit to the island we all got cleaned by a pressure sprayer to clean our boots so the ship would not smell like guano.

At the end of the day a new event happened for Seabourn, a polar plunge was organized, a premier event on Seabourn Quest.

The captain turned the ship 180 degrees so the jumpers would have the sunny side of the ship to plunge. More than 60 guests took part in in the endorphin-charged event as spectators cheered them on from decks above.

At recap the captain announced that we would pass a tabular iceberg that broke off an ice shelf years ago and is named A-57A. Standing more than 90 meters (270 feet) high the Quest was dwarfed by this amazing structure as we circled it. The day couldn’t have ended more spectacularly. We got so close and the efforts of the captain were highly appreciated.

Written by Katinka Puglia– Photos by Katinka Puglia

(摄影是Jack 和若敏,特别感谢摄影师神仙提供的照片,感谢神仙和吴珏的相助,感谢澳大利亚布里斯班的朋友们,遇见你们真好!)

本文由【亚特兰大生活网】独家约稿、原创。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否则追究法律责任。免责声明: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部分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