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歧视与暴力!陷入安全危机的美国亚裔群体

近几个月来,在美国加州和纽约州发生了一系列袭击亚裔事件,造成多人重伤甚至死亡。如何走出当前因政治生态造成的安全危机成为亚裔群体急切解决的问题。

歧视与暴力!陷入安全危机的美国亚裔群体

(图片来源:德国之声)

美国亚裔从去年起不断遭受歧视和攻击

据名为 “Stop AAPI Hate” (停止仇恨亚太裔美国人) 的组织统计数据,自2020年以来他们至少收到了3795起针对亚裔的事件投诉,仅在今年过去两个月里,就有超过500起投诉。Stop AAPI Hate是由多个亚裔美国人组织于去年创建的仇恨追踪机构,在它记录的歧视仇恨亚裔事件中,口头骚扰和拒斥行为构成了90%以上的事件,身体攻击占了将近9%,亚裔女性和老人是遭受攻击的主要对象,。

根据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仇恨与极端主义研究中心收集的数据,2020年在美国人口最多的16个城市中,有122起反亚裔仇恨犯罪事件。这一数字比上一年增长了近150%。

纽约是美国最大的城市,亚裔人口众多。警察在这里调查了创纪录的28起涉及亚裔美国人受害者的事件。这个数字比2019年增长了9倍多。而其他城市费城和克利夫兰分别报告了6起事件,比2019年多2起;圣何塞(San Jose)从4起增加到10起,而洛杉矶则从7起增加到15起。

研究仇恨与极端主义研究中心的执行主任布莱恩·莱文说:“大多数城市的仇恨犯罪总体下降,包括对最近像针对犹太人的攻击事件下降,尽管前一段时间这种攻击增加,但对亚裔的攻击在大多数城市却大幅度上升,只有首都华盛顿一个城市下降。”

莱文说,尽管是基于相对较小的数据抽样,这些数据“强烈表明,2020年将是本世纪反亚裔仇恨犯罪最糟糕的一年。”

前政府的病毒起源阴谋加深了种族仇恨

歧视与暴力!陷入安全危机的美国亚裔群体

亚裔美国人权利倡导者将空前的一连串攻击事件归因于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言辞,他将致命的冠状病毒归咎于中国。纽约亚裔美国律师协会理事会成员克里斯•郭(Chris Kwok)说:“我认为特朗普政府的政治领导确实将目标对准了被认为是中国人的人,看上去像中国人的东亚人现在正在经历这种情况。”

去年年初,美国多家报纸刊登了一则题为《突发新闻:中国将承认冠状病毒来自其P4实验室》的文章,认为病毒是中国投放的生物武器。前总统特朗普和国务卿彭佩奥坚定地推广这一阴谋论。特朗普的前任首席策略师史蒂夫·班农甚至找来前港大的病毒研究员闫丽梦,以发表学术性报告的方式助推这一观点。

这篇关于指证新冠病毒是中国实验室基因工程产物的报告被发表于学术资源库网站Zenodo,署名为包括前港大研究员闫丽梦在内的四名博士。被认为是右翼保守派媒体的福克斯新闻在报告发表的第二天就邀请闫丽梦参加了他们的访谈节目,特朗普还在其个人推特上分享了采访片段。但这篇报告很快遭到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麻省理工大学等美国一流科学研究院专家们一致否定,他们评价它为“只是用行话装扮起来的诡辩”,并认定该报告的观点“具有误导性”,它引用了“可疑、虚假和欺诈的声明”。

因为新冠病毒导致的疫情大流行,许多普通人对经济和社会的动荡充满焦虑和愤怒,特朗普政府的指控为他们找到了替罪羊。然而在美国近期发生的仇视和歧视事件中,许多受害者是非华裔亚裔,他们显然被误认为是从中国来的。

亚裔需要改变由政治生态引发的种族歧视

歧视与暴力!陷入安全危机的美国亚裔群体

在关于如何解决亚裔当前安全危机的讨论中,认为亚裔应通过联合其他种族摆脱困境的观点占大多数。

密歇根大学研究亚裔在美国历史的教授博尔哈表示, “移民被当成是威胁,或是在政治、社会和经济动荡之时被当作替罪羊,这并不是第一次。”博尔哈目前正在研究新冠开始以来美国针对亚裔人的一千多起语言和肢体上的攻击及其媒体报道。

博尔哈认为,亚裔或许可以通过与同样受到种族歧视的黑人联合,解决当前的安全危机。虽然新闻和社交平台上看到的作案嫌疑人有很多黑人和拉丁裔,但她的研究显示大部分袭击事件的肇事者是白人,而且针对中国和华人使用诬蔑性语言的政客也几乎全是白人。”这些袭击的激增是由黑人引发的说法是完全错误,没有根据的,”博尔哈说,并开始列举历史上亚裔和黑人彼此支持打击种族歧视的事例。她相信这两个种族之间的紧张关系是被夸大了的,而核心问题应该是”白人优越主义,事实是针对亚裔美国人的袭击主要是由白种人驱动的”。博尔哈的团队正在分析媒体的相关报道,从而查明由黑人引发的袭击是否被过度强调。研究结果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发表。

旧金山州立大学亚裔研究专业的张华耀教授(Russell Jeung)是“Stop AAPI Hate” (停止仇恨亚太裔美国人) 的组织创始人之一,他认为不同种族团结合作才能系统性地改善现状,这是解决眼前问题、遏止针对亚裔人袭击的关键。

张教授曾举过一个多种族合作的例子:在旧金山,市政府雇佣多种族的社区居民来作街道大使,从而使社区更加温暖、示范种族团结、保障公共安全。”老年人看到黑人在街上帮助他们,而不是电视上看到的罪犯形象,”张教授说。”如果你想改变大家如何看待彼此,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比媒体里的报道更有力。”

还有另一种观点则是认为亚裔应通过提升自己在政治生态中的活跃度,改变被歧视的现状。

长久以来,亚裔对美国政治事务涉足不多。他们很少进行政治捐款,也往往没有政治组织。这就导致了亚裔在美国政治生态中的弱势。

美军老兵、俄亥俄州劳工部探员刘翔熙提出,亚裔必须更多地进行政治捐款,组织政治活动。只有如此,才能对美国政客产生制约作用。而只有积极影响了美国政治生态,才能维护好自己的利益。而且,投票不应专注于一个政党,而是应在两党间根据自己需要进行选择。只有如此,两党才会重视亚裔这一政治力量,从而才会尊重,甚至主动庇护他们的利益。

来自美国政府的表态

歧视与暴力!陷入安全危机的美国亚裔群体

不久前,美国总统拜登在发表全国讲话时谴责了针对亚裔的仇恨和歧视。

“我们经常互相反对。”拜登说。“戴口罩是最容易做到的能够挽救生命的事情,有时,它却使我们分裂,各州相互抵制,而不是相互合作,对亚裔进行恶毒的仇恨犯罪,他们遭到袭击、骚扰、指责,成为替罪羊。 ”

在拜登发表演讲的几个小时前,纽约州国会众议员孟昭文牵头提出一项法案。该法案是在上届国会时提出但未通过的一项法案的修订版,将在司法部创建一个新的职位,专门负责对仇恨犯罪进行审查和监督。该法案还将发布指导,指导州和地方执法机构建立自己的仇恨犯罪报告系统,并以多种语言提供关于仇恨犯罪的教育宣传活动。

本文由【亚特兰大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刘瑞思,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