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喊出“东亚病夫”的真是华尔街日报吗?海外华人去请愿容易,去心“病”难!

最近微信群里又看见不少朋友在转发要求去白宫请愿签名的链接, 每次看到这些,都为海外华人们已经学会了美国的“民主”甚为欣慰。虽然小君哥哥本人当初也签过此类的名,但最近都是一看到就绕着走,不想再掺和;当然更不会跳出来阻止,毕竟在美国表达个人的意愿是完全自由的,而且请愿的大都是“民族大义”之事,反对之声还没有出口估计已被民愤之唾液淹没窒息了。

惊现“东亚病夫”辱华词句

不过,这次小君哥哥还是没能忍住想说几句。首先,要旗帜鲜明的表一个态:本人以及任职的【海客范】平台,对任何辱华行为都是零容忍!

然后,就从这次请愿的来由说起吧:

在今年月初(2月3号)华尔街日报发表一篇英文标题为 《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原文链接: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a-is-the-real-sick-man-of-asia-11580773677)的评论员文章,后来被某些细心的华人读者将标题翻译成了《中国是真正的东亚病夫》而瞬间引爆了美国华人圈,有些华文自媒体发文批评,有些华人录视频指责,然后一位同胞发起了白宫请愿,在华人微信群群发(见上截屏),请求签名支持,矛头都直指《华尔街日报》,要求白宫彻查其公开辱华一事并道歉。

好吧,小君哥哥承认,本人英文、历史知识都很肤浅,还真不知道原来“东亚病夫”的英文名称是 “Sick Man of Asia”,第一次接触“东亚病夫”这个名字还是小时候看电视连续剧《霍元甲》。还记得电影《精武门》(1972)里有这样一段情节:日本人开的武馆虹口道场以祭奠霍元甲为名,派人给精武会送去一块写有东亚病夫的匾额。李小龙扮演的陈真抗着这块匾只身来到虹口道场,痛快淋漓地击败了众多日本武士,最后飞起一脚,将匾额踢得粉碎,为中国人出了一口恶气。所以,从小就痛恨美英帝国主义,怎么能那么侮辱我们为“病夫”呢。

不过陈国华先生曾著文说:(原文链接:http://www.yingyushijie.com/information/detail/id/1327.html

其实,外国人从来没有把中国人或华人称为“东亚病夫”,因为那得说the sick men of Asia或the sick people of Asia,而这两种说法都不存在。中国确实曾被外国人说成 the sick man of Asia,译成中文就是“东亚病夫”,但这个说法并没有嘲讽或侮辱中国或中国人的意味。王锦思在一宁网上的文章指出:“李小龙的时代,‘东亚病夫’并非一个西方人和日本人侮辱中国人的惯常称呼。”陈真是一个虚构人物,电影《精武门》里围绕那块“东亚病夫”匾额发生的事,自然是虚构。霍元甲虽不是虚构人物,在关于他的传说中,凡涉及“东亚病夫”的内容,也肯定是虚构。

据周英杰(2008)考证,最早称中国为“病夫”的实际不是外国人,而是中国人自己。1895年3月4日至9日,严复在天津《直报》上发表题为《原强》的文章,认为:“今夫人之身,惰则窳(yǔ,瘦弱),劳则强,固常理也。而使病夫焉日从事于超距赢越之间,则有速其死而已。中国者,固病夫也。”严复的意思是说,中国本来就是一个病人,给这样一个病人治病,不能下猛药,只能调理、改良。

1896年10月17日…… 梁启超主编的《时务报》译发的一篇文章说:“夫中国—东方病夫也,其麻木不仁久矣”自此“东方病夫”的说法广为流传,忧国忧民者常用它比喻自己的祖国。以上的说法都是“东方病夫”。“东亚病夫”的说法最早出现于日本横滨新民丛报社1903年12月出版的梁启超所著《新大陆游记》,梁启超在书中说:“而称病态毕露之国民为东亚病夫,实在也不算诬蔑。” ……“东亚病夫”的说法由此传播开来。

所以,关于这个标题估计就得见仁见智了,小君哥哥才疏学浅,就不敢在这里卖弄这个标题应该怎么翻译了,如果有人说是“东亚病夫”那就便是了,谁叫你们比我学问高呢。

今天要说的倒是引起海外华人争论的这篇文章的内容和请愿本身的这件事。

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 文章内容

不知您仔细读过华尔街日报的这篇文章没有?如果没有,还是建议读读先。最近微信朋友圈纷纷在纪念一位李医生,因为他最先向大众警示了新病毒,尊称“吹哨人”;而小君哥哥读完 Walter Russell Mead 的这篇评论文章后,感觉他是从这场新病毒带来的全球影响从而提醒大家中国金融系统可能的崩溃会对全球带来怎样的影响。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对全球经济影响的示警者吧。

当然,不要把小君哥哥的话当成结论,毕竟俺水平有限,比不得各位海外博士、博士后啥的,还得您老屈尊亲自读读原文的好。因为此文在WSJ网站是要收费的,考虑到大多数读者没有WSJ的订阅,在我们合作伙伴【亚特兰大生活网】编辑部的帮助下,我们把原文全部截屏贴在这里。要阅读,点一下图片,再放大就可仔细阅读。

原文如下

翻译如下:(感谢【亚特兰大生活网】编辑部),懂英文的就跳过了~

这强大的中国统治者们本周一直都很烦恼,很明显是因为最近流行的蝙蝠带来的新冠状病毒。 尽管中国当局努力控制疫情并重新开始经济发展,但人们已经意识到,以前全世界都已经习惯了中国势不可挡的崛起,但现在意识到没有任何事情,即便是伟大的北京力量,可以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们不知道新的冠状病毒将有多危险。 有迹象表明,中国当局仍在设法掩盖问题的真实范围,但在这一点上,该病毒似乎比埃博拉或SARS等疾病的病原体更具传染性,但致命性要低得多。不过,有专家认为 该冠状病毒与SARS具有同样的传染性。

中国对危机的最初反应并不尽人如意。 武汉市政府最初对病毒消息保持秘不外宣,中央有关部门后做出了积极回应,但目前看来效果也似不佳。 中国的城市和工厂正在关闭; 而该病毒继续在传播。 我们可以希望当局能够成功地遏制这一流行病并治疗患者,但是迄今为止的表现已经动摇了国内外对中国共产党的信心。 北京抱怨美国拒绝最近在中国待过一段时间的非美国公民入境,这些投诉并不能掩盖一个现实,那就是,使这一流行病传播得尽可能快和如此之快的决定都是在武汉和北京做出的。

据分析师预计,新冠状病毒流行带来的最可能的经济后果,将是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长率出现短暂而急剧的下降,并随着疾病的消退而慢慢恢复。 最重要的长期结果似乎是加强全球公司“去中国化”其供应链的趋势。 在新的贸易战的威胁下,持续的公共卫生忧虑加剧了,供应链的多元化开始显得审慎。

各种新冠状病毒及其前身(例如SARS,埃博拉和MERS)流行传播的灾难事件,对我们的系统进行了测试,并迫使我们开始考虑那些不愿想象的问题: 如果存在像埃博拉这样致命的疾病,并且像新冠状病毒一样迅速传播的疾病,美国应如何应对? 需要建立什么样的国家和国际体系来最大程度地减少发生这种大灾难的可能性?

流行病毒也使我们开始思考地缘政治和经济假设学。 我们已经看到,金融市场动荡不安,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就是因为这是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将短暂被干扰的预期。 如果(也许是为应对流行病毒,但更可能是在大规模金融崩溃之后)中国的经济长期遭受甚至更慢的增长,将会发生什么? 这种事态发展对中国的政治稳定,对世界其他国家的态度以及对全球力量平衡的影响如何?

从长远来看,中国的金融市场可能比中国的野生动植物市场更加危险。 鉴于数十年来由国家主导的贷款的累积成本,地方官员与当地银行之间的纠纷,高耸的房地产泡沫以及巨大的工业产能过剩,中国对于一个大规模的经济调整来说已经足够迫在眉睫了。 即使是很小的初始冲击,也可能导致巨大的熊熊烈火篝火,因为所有虚假的价值,虚高的期望和资产分配不当都会爆炸。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目前还不清楚中国的监管机构和决策者是否具备将损害最小化的技术能力或政治权威,尤其是因为这将给那些与政治有联系的人的财富造成巨大损失。

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甚至会发生如此大规模的灾难,但地缘政治和国际事务的学生(更不用说商业领袖和投资者)要记住,中国的实力虽然令人印象深刻,但仍然脆弱。 更具致命性的病毒或金融市场的蔓延可能随时改变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前景。

现在许多人担心新冠状病毒将在全球流行。 中国经济崩溃若发生,其带来的严重后果也将以同样的不可遏制的速度在全球蔓延。 世界各地的大宗商品价格将暴跌,供应链将崩溃,世界各地几乎没有金融机构能够逃脱这种连锁反应。 中国和其他地区的复苏可能会很缓慢,社会和政治影响可能会非常严重。

如果北京的地缘政治影响力因此而缩水,给全球带来的后果可能也令人惊讶。 如果美国唯一可能的大国竞争对手退出了竞争游戏,人们就会担心可能的单极性状态会回归。 然而,在美国政治世界中,“孤立世界”,而不是“参与到世界”可能会突如其来。 如果中国的挑战逐渐消失,许多美国人可能会认为美国可以安全地降低其对全球的承诺。

到目前为止,二十一世纪一直是黑天鹅时代。 从9/11到特朗普总统当选及英国脱欧,低概率,高影响力的事件重塑了世界秩序。 这个时代还没有结束,在下一个黑天鹅还没有到来的时候,谁也不能说中国出现的新冠状病毒的流行就是最后一个。

 

读完还想补充的三件事

1、是不是外媒就只管“中国”叫“sick man”?

据陈国华先生说,

“东方病夫”的英文原文现在找不到了,估计是the sick man of the East。与the sick man of East Asia‘东亚病夫’一样,它套用了英语的一个常见的固定表达式the sick man of X,X通常是一个洲名,如the sick man of Europe‘欧洲病夫’,用来喻指某个国家。这个表达式从始至今都没有讥讽所指国家的含义。

“欧洲病夫”的说法一般认为是俄国沙皇尼古拉一世首创,用来形容在欧洲列强的金融控制下经济日益衰落、国土连遭丧失的奥斯曼(Ottoman)帝国。然而据维基百科上相关条目作者考证,尼古拉一世是否真的说过“欧洲病夫”,还是个谜。

下面是能找到的 sick man 被用在其他洲的国家,包括美国自己的一些截屏。

2、白宫请愿真的有用吗?

以前也做过白宫请愿的签名,但都是签名一阵热闹,结果却了无消息。也许有成功如愿的,各位读者麻烦留言给小君哥哥一些鼓舞人心的实例,下次好用在别人反对白宫请愿的时候甩他们一脸。

另外,是不是所有的事都可以去请愿?好像白宫的主人大嘴巴川总统一天到晚在与媒体打嘴巴官司,您去白宫请愿让他去管管媒体,是不是有点那啥啥?

真为我们这些海外华人同胞们的智商捉急啊……

这样的事,有没有更有效的方法呢?有啊,可以直接与WSJ交涉,直接与作者谈,直接在文章下留言。还别说,真有点效果,要不怎么听说作者出来解释了,“标题不是俺写的,是俺们没有经验的编辑xx加的”。

还有人说,联系上了那位有华裔背景的编辑,编辑听完后连说抱歉,说并不知道还有这么个电视剧引起的历史背景。您瞧瞧,比白宫请愿好像是多管点用。

至于WSJ编辑部最后会不会道歉或者撤稿,呵呵,反正现在他们还没有撤,要不咱们多等等,看看大家参与的白宫请愿最后出来的结果如何,也许 WSJ 一看,我靠,这么多海外华人签名,那我们的新闻自由还搞个屁,赶紧撤稿吧!那个时候,小君哥哥我一定第一个敲着锣跑到华盛顿雕像前裸奔庆祝~

3、最后,划重点的来了!

最后要说的也是最揪心的事了。你可以问问你身边朋友,尤其是签了字的,是不是都读了这篇文章。我的估计是90%没有读过,因为上面我说过了,WSJ的这篇文章是要收费的,所以,你懂的。

但是,为什么没有读过文章就可以去签,去支持?不为啥,就是因为有句话“欺我中华者,虽远也诛之!”。也就是说将来,假如,假如啊,只要网络上有人祭起民族主义大旗,大多数人不管大旗上写着啥,都会跟随。就算有人把您卖了,您也估计乐呵呵地帮他们数着钱。

最最后,用一位美国友人引用我们新华社的官方语言来“安慰”众多海外华人的玻璃心:

Here’s part of a recent editorial from China’s official XINHUA news service:

“We are on our way to becoming a powerful country, and we should also learn to think like citizens of a big country. A strong country not only has a strong economy, but also a mature mentality. This includes the ability to take pressure in stride, and face difficulties in a rational way.”

微信里 扫一扫
喊出“东亚病夫”的真是华尔街日报吗?海外华人去请愿容易,去心“病”难!
本文由【亚特兰大生活网】独家约稿、原创。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否则追究法律责任。免责声明: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部分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北美生活君

关注北美生活网,即时收取北美华人相关的各类衣食住行,吃喝玩乐等生活资讯和实用信息。帮助你了解海外华人社区的各种新闻、活动,提供一个与其他同城华人随时无界限共同交流的生活资讯平台。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