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疫情

死灰复燃,感染大增166%!美国第四波疫情大爆发!佛奇:这些人要打第三针! 0

死灰复燃,感染大增166%!美国第四波疫情大爆发!佛奇:这些人要打第三针!

首次在印度确认的Delta变异毒株目前已经在74个国家被发现,并继续迅速蔓延。全球政府和卫生部门担心,这一变异将成为最影响疫情的毒株。Delta变种病毒肆虐,导致美国新冠疫情反扑,特别是在未接种的人群间出现反弹; 联邦疾病防治中心(CDC)公布最新数据称低估Delta变种病毒的传染率,现在全美添加病例中,Delta变种病毒占了92%,成为全美者要流行的病毒者株。

0

若敏:疫情,三位医生的故事

《白衣天使,逆风而行》 若敏 –《大疫无情人有情》征文 2020年,Covid-19 病毒席卷全球,风雨交织的日子,灾难和困苦不期而遇。在全球停摆的时候,有些人逆风而行,用身躯挡住危险,成为病人活着的希望,他们是工作在第一线的医护人员,被称为白衣天使的那些人。 【1.父与子的飞吻】 2020年4月,在朋友圈里看到一张父与子的飞吻照片,一下子击中了我的泪点。照片里是一位2岁的男孩,依依不舍地与准备驾车离开的父亲飞吻告别。男孩以为如同以往的度假一样,过几天父亲就回来佛州接他和妹妹回亚特兰大自己的家,没想到,这个告别持续了几个月。 与孩子告别的是一位医院急诊科周医生,得知医院已有一位医生和四位护士感染了Covid-19病毒,而他所在的急诊室又是挡在疫情的最前线。为了孩子的安全,决定将妻子和儿女送到佛州的岳父岳母家里避一避。 离开佛州前,八个月的女儿还不会说话,可刚过两岁生日的儿子,知道爸爸要回去上班,他含着眼泪送去了一个飞吻,为爸爸送行。他可是爸爸心中的宝贝,周医生每天下班回来,会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陪他玩游戏,给他洗澡,临睡前,会给他读一个故事。疫情来势汹汹,让亲情瞬间分离。 知道周医生的故事,与笔友宵枚有关。记得3月份的一天,她给我发了微信,告知史女士的儿子,在医院担任急诊科的医生,但是医院没有足够的医疗防护用品,口罩也极度缺乏。看到美中下一代基金会在中国购买到口罩,并捐赠给亚特兰大几家医院救急的消息,她希望能够联系美中下一代基金会,给儿子所在的医院捐赠一部分口罩,以解救燃眉之急。 我当即加了史女士的微信,并与美中下一代基金会联系,牵线搭桥。不久后,由志愿者孟凡宾先生将口罩亲自送到周医生所在的医院,看到几大箱KN95 口罩,周医生也热泪盈眶。 因为疫情,我与周医生的父母都互相成为好友。从他们那里得知,周医生每天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工作之余,与儿女们视频通话,虽然无法触摸儿女的小手,无法亲吻他们的额头,但是视频,将父子之情,父女之情链接了亚城和佛州,八个多月的小女儿在视频里第一次叫了爸爸。周医生顿时泪如雨下,在医院里,再苦再累,他都不曾掉一滴眼泪,女儿的呼喊,让他的心瞬间融化。 儿子在视频里告诉爸爸,他是英雄。妻子在亚城的电视采访里提到,要做周医生的坚强后盾,他们都等待着他凯旋而归。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周医生一直工作在第一线。四个月后,一家人终于在亚特兰大团聚。小女儿要过一岁生日,周医生照常去医院上班。下班后,为女儿点燃了第一根生日蜡烛,周医生对着小女儿说:“在你第一个生日的今天,爸爸没能陪伴你一整天,但爸爸为你带回一个好消息,一件珍贵的生日礼物:两小时前,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士在进入我们的急诊室时巳停止了呼吸和心跳,但经过爸爸的抢救,这位女士已经脱离了危险。希望你将来也能成为一个向爸爸一样帮助别人的人。” 【2.命悬一线的董医生】 中美两国的医学院校友,很多都是战斗在第一线的医生,他们走进医院,如同走进战场。年轻的校友董医生在印地安纳州的医院工作,当有人把求救信息发布在校友群时,我们才知道,董医生在救治病人的时候,不幸感染了COVID -19 病毒,已经被送进ICU,并被插管,上呼吸机,命悬一线。更不幸的是,董医生将病毒传染给了妻子和儿子,六岁的儿子被确诊,送进了儿童医院,同是住院医师的夫人,也被确诊,收治入院。一家三口,住在不同的医院,双方的父母,远在中国,鞭长莫及。 校友们得知消息后,在胡医生的带领下,立即组成了救治董医生的后援小组,在生活上提供照顾,在精神上给予安慰。他们安排得细致周到,每天有人送饭,解决了后顾之忧。 同济医学院海外校友会的汪会长等马上联系具有新冠肺炎临床治疗经验的武汉医院ICU 的彭教授,视频电话,给出最佳的参考治疗方案。这些方案,提交给董医生所在的医院,并得以实施。 好消息传来了,董医生终于可以拔掉插管,走出了鬼门关。校友们在群里一阵阵欢呼和祝福,在疫情的阴霾密布的时刻,太需要一束光芒,穿透云层,带来光明。 【3.陈医生的自救】 刚刚为董医生的死里逃生而欢呼的校友,忽然又看到群里传出,纽约第一线的陈医生也被确诊为新冠肺炎。 陈医生在接诊病人时被感染,他经历了发烧、呼吸困难、咳嗽、无法平躺,只能全天都趴着,血氧水平急速下降。由于纽约医院床位紧张,他还不能被收治住院,只能由夫人冯医生照顾。好在他自己是经验丰富的医生,已经开始自己用药,制订治疗方案。但是,每位校友都清楚新冠病毒的凶险,能否战胜疾病,校友们的心又悬起来了。 整整一周,陈医生都没有在微信群里露面,我给他私人发的微信,也没有回复。大家都在群里呼唤他,终于陈医生用幽默的口吻告诉大家,他得救了。顿时,群里掌声雷动,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第一线的医生,尽管做了防护,但是在超高浓度的病毒环绕中,超长时间地与病毒接触,特别是劳累,伴随着免疫力下降,感染时会很严重。 周医生、董医生、陈医生都是工作在第一线的白衣天使,这样的天使有很多很多,他们有儿女,有父有母,但他们秉承医生的誓言,在保护自己的情况下,奋力抢救着一个又一个的生命。他们呼吸的是与病毒只有双层口罩之隔,带着令人窒息的气体;每时每刻都要盯着心脏监视屏上随时都会变成直线的心电波,听着各种生命危急的警铃声,医院对讲系统传来的“Code Blue”, ”RRT 6 tower”, “和”Anesthesia STAT”的呼唤声;他们竭尽全力救治一个又一个濒临死亡的患者。 当COVID -19 引起的新冠肺炎在武汉爆发时,因为没有足够的防护,导致中国有3000名医护人员感染。据意大利医生联合会统计,有11252名意大利医护人员感染,占确诊人数的10%,去世的医生高达77名。 在美国也有医护人员被感染,甚至献出生命的报道。病毒刚刚开始扩散的时候,第一线医生没有足够和安全的PPE保护他们,就是裸奔。医护人员用垃圾袋当防护服,前赴后继地冲上去。听到一个个医护人员倒下的噩耗,怎能不潸然泪下。这样的悲剧,一幕幕上演,全球范围已经有超过百位的医护人员,倒在了病毒之下,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他们的背后是一个个悲伤的家庭。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岁月静好,只不过白衣天使,用自己的生命负重前行。每个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每个人的生命都同样珍贵。他们的面容,会永远活在我们的记忆里。感谢白衣天使用血肉之躯,为人们筑起了一道防线,用专业知识和医生的信仰,托起病人的希望,挽救了一个个生命,而他们却倒下,再也不能起来了。 感谢在医疗第一线的每一个人,周医生、董医生和陈医生是他们中的代表。孩子们也想与医生爸爸玩游戏,医生们也想安安稳稳地睡上一觉,医生们是家庭的栋梁和依靠。疫情里,挺身而出,用血肉之躯,挡住病毒肆虐的通道,成为病人活着的希望。 没有人生来就是英雄,只因白衣天使的心中有救死扶伤的誓言,有人间大爱。白衣天使,在生命的旅途中给予世界温暖和力量,他们的付出和奉献,拓展了生命的宽度,值得人们永远铭记在心上。 新冠疫苗的接种已经开始,治疗新冠肺炎的治疗药物也相继出台,战胜疫情指日可待。“没有一个黑夜不会过去,没有一个黎明不会到来。”美好的日子会回来。感谢逆风而行的白衣天使,愿世间安好恢复如初,愿你我无恙,一切平安。 (此文发表在《海外文轩》公众号,获《大疫无情人有情》征文佳作奖)

疫情中的人寿保险 0

疫情中的人寿保险

我们和病毒生活在一起已经快一年了, 2020年是我有生以来看到我身边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年。

0

嫣蝶:悲伤的病房,医生的呐喊(转发)

《悲伤的病房,医生的呐喊 》 嫣蝶 【今天早上,收到笔友宵枚发给我的一段聊天记录,是医生嫣蝶写的一段短文,震撼之余,也想让更多的华人朋友了解新冠病毒在美国的现状。总之,严加防护,一定是重中之重,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离,不聚会、减少旅游,是每个人应该自觉遵守的准则,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疫苗即将出台,曙光就在前头。后来,校友向前看到我的聊天分享,告诉我这篇文章,曾经在倍可亲登载发表过,并发给我链接,感谢嫣蝶医生的好文分享《美国,我为你哭泣》,转发让更多人看到。 原文链接:https://www.backchina.com/blog/331164/article-330684.html 】 嫣蝶医生的文章: 感恩节的这个周末,进过医院的病房,只有两个字,“悲壮! -题记 早上,跨出病房,一阵寒意袭来,却是由衷的凉爽,穿过医院的喷水池,摘下口罩,深吸一口气,全部的肺细胞都在这一瞬间活跃起来,苏醒了,可以自由呼吸了。一滴泪水滑过眼角,很快被凝固在脸上,为病房的悲壮映成了永恒哀思。 周六病房,从晚上八点至九点半,一个半小时,三个call code blue.凌晨一点十五分,又一次code blue 响起。四条活生生的人命,都不约而同地去了天堂。 第一个code blue;没留住64岁的A. 而此时他的女儿安妮也躺在医院的新冠的病房内。 安妮是一个药剂师,艾米的先生是一个汽车销售员。十多天前,安妮的先生出现了嗅觉、味觉突然丧失,分不出甜,苦味道。安妮非常警觉,马上让先生到医院去做核酸测试。拖拖拉拉的先生,没有鼻塞或流鼻涕,仍然能自如地呼吸,直到5天后才去做检测,结果显示:新冠阳性。而此时安妮自己也出现了症状,立即去做了核酸检测,阳性。安妮马上把俩个孩子送去自己的父母家,结果俩个孩子检测都是阳性。有糖尿病的父亲很快就出现了高烧和干咳,氧分压直线往下掉,送到医院马上就作了气管插管,这会就被上帝接走了。安妮情绪波动,捶胸顿足,“我害了父亲,我杀了父亲。”而此时,安妮的母亲也已测出了新冠阳性,她还照料着自己女儿俩个新冠阳性的孩子。 第二个call code blue ;把身高马大的B送到了上帝手上。29岁的叶茜,双颊嵌着深深的酒窝,长着肥嘟嘟的娃娃脸,与她高大的身影很不一致。说起叶茜是我科的明星了,性格极好的叶茜,从花样年华起,每年都要进进出出我科好几次。她是6姐妹中的排行第四,一样开朗的母亲,就像是她们的姐妹,每次叶茜一入院,这个大家庭的大部队,姐妹花一直要在病床边热闹好几天。能说会道的叶茜,说话富有戏剧性,很有感染力,黄的、黑的笑话,在她的嘴边潺潺流出,把我们逗得哈哈大笑,可是说着说着,她眼珠上翻,口角抽搐,手脚颤动,血压飙升,很快失去知觉-癫痫症又发作了。记不清楚,我们已经多少次为她按下过Call Code RRT的按钮。每次发作过后,疲倦的叶茜会安静地睡上很长一觉,醒来后又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嘻笑如常。今年还真的没见叶茜来我们神经科病房,直到ICU Code Blue 响起,唯一的一次Code Blue 没能留住叶茜的生命,我们才知道,这么阳光的叶茜感染了新冠,她去服侍上帝了。病房从此没有叶茜的笑声,大家潸然泪下。 第三个Call Code Blue;把嗜酒如命的C送上了天堂。47岁的丹尼原本有一份很好的电脑工程师的工作。和大多数酗酒如命的人不一样,Alcoholist入得病房,脸红脖子粗,情绪激昂,拨针头,丢心脏观察盒,跳床挥舞拳头,这些都是Alcohol Withdrawal Syndrome(酒精戒断综合征),丹尼却是脸色苍白,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说话彬彬有礼。显然是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也一直表示要戒酒。他每天要喝750毫升威士忌,ethanol level 497mg/dL,(alcohol intoxication – the blood ethanol level is typically elevated to 100 to 300 mg/dL )医生只能在他的病历上写道,” high alcohol tolerance”.不过,临床上他已经有明显肝硬化症状。人生最吸引他的地方莫过于酒吧。他会整晚、整晚坐在那里,一杯接着一杯喝。可是酒精还没有把他打倒,新冠却出手了,一下就把他送进了天堂。 第四个Call Code Blue,把爱美的D送上了天国的阶梯。新冠疫情以来,43岁的科琳从来不愿戴口罩,没有别的原因就是怕自己化妆精致的脸给糟蹋了。做着秘书工作的科琳,平时收入并不高,可是一直被先生宠着。科琳可以化4百刀,在barber shop坐上半天,让人把头上的发丝一根根接长。科琳是新冠性中风入院的,因着她特殊的长波浪,头上有太多的隐性发夹,只能做颅脑CT而不能做MRI。科琳想上卫生间,护士助理正要跑过去搀扶她,她却一手摸着胸口倾身倒在地上,电击三次,已无生命迹象。琳科留给我们的最后印象是披着美美的长发,一双合不拢的双眼。 触目惊心!这是我在美国病房工作近20年来,第一次遇到这么的惨烈的状况,心颤啊!上一波的新冠是连续三个call code blue,没有留住任何生命。 每一个生命都曾是一团热烈的火焰,在新冠的施虐和泛滥中就这么消失了。 什么时候生命如此脆弱? 什么时候生命说走就走? 什么时候生命承受之轻? 什么时候生命唱成挽歌? 九十年代初,我刚到美国。一出机场,六条宽带抖擞地向远方无限伸展,在天地交接的那端盘旋缠绕在一望无尽中。看惯上海马路的狭窄,公交车在高峰时的漫游,放眼姿态各异,五光十彩的方盒子个个威风凌凛在宽带上游离跳动,从眼前嗖嗖电挚风驰般的掠过,犹让自己进入了方程式汽车大赛那般魔幻。 踩过一片青黝的草地,翘首迎望,姿容可掬斑鹿一家伴着马车雕塑,在那坐浅篮的房子前迎候,就象圣诞卡片中那幅画一不小心被风吹到了眼前。跨上了二个台阶,门庭两边矗立着的松柏毕直向上,门上挂着用松柏扎成的花环相嵌着“Welcome” 纯白大字显示着主人的热情和虔诚,这是一个典型美国西部普通人家的屋子,我就在那儿租住。 科技高端、物质丰富、生活美好、言论自由、媒体公开、人心真实、友好热情,尤其是对生命的尊重,吾以为生活在美国真的很幸运。美国人千万不能死,来美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这样以为的。 可是今天,今天的美国新冠感染人数超出13.9百万人,死亡率高达27.5万人,真正成为一个新冠感染的大国,令人心碎,令人泪奔。 刚刚过去的周末,医院病房已经不堪重负,医护人员急骤短缺,有累垮的,有心理负担过重,也有医护人员家属得了新冠,种种原因。正值冬季来临,在人满为患的医院心衰和中风都是高发,而医院近一半的床位让给新冠病人。 上周五,大头宣布,我科又要成为下一个新冠病房时,她自己哭了,是真哭!大家都非常overwhelming,一起流泪。 这还是感恩节前的一波,他们可能是两周前被感染的。感恩节后,这些旅游回来的,参加聚会的,必定有更多人会去作核酸检测,更多感染人群涌向医院,更多的亡灵,每一个有良智的人都不敢正视。 同在医院工作的云儿说,这是“黎明前的黑暗”,唉,这样的黎明太沉重,太悲壮! 美国,我为你哭泣! 眼泪救不了命!新冠病毒来势汹汹,丝毫没有减弱,人们面临的还有圣诞节和新年。如果说,感恩节劝人们待在家里为时已晚,面对触目惊心的事实,人们,可不可以醒醒!不要旅游,不要聚会,不要散播病毒!!!戴上口罩,保持社交距离,最好,最好预防新冠的方法,还是隔离! 隧道里一丝曙光,征服新冠病毒已经踏上了征程。美国cdc公布了疫苗接种计划,最近几天十二月中旬就可以开始接种新冠疫苗了,希望截至今年年底,将有2000万人接种疫苗。 请相信科学,去接种疫苗吧!   (感谢宵枚笔友和向前提供嫣蝶医生的好文,出于隐私考虑,医生嫣蝶、安妮、叶茜、丹尼、科琳均是化名。) (部分照片来自网络,特别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