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当地 | 佛州、乔州两“兄弟”打上了官司,为的就是争那一口“水”!

美国是个诉讼大国,看到过太多的被告和原告了,这次要说的是被告和原告竟然是两个政府大机构:分别是美国东南部相邻两大州,佛罗里达州与乔治亚州。

这两“兄弟“为啥闹了起来呢?说到底还是那条查塔胡奇河水流量给闹的(说到这,怎么想起国内村民为了争水的场景,呵呵),还好,不是两州州长撸起袖子干架,而是文斗:打官司,就让法院的法官们来伤脑筋吧。

说起佛罗里达州与乔治亚州争水之战,可以由来已久,从90年代初期就开始了。

佛州主要论点是乔治亚州占着处于查塔胡奇和与弗林特河(Flint)的上游的优势,拦截了过多的水量供给亚特兰大都会区市民,而影响了下游佛州阿巴拉契科拉河(Apalachicola)的牡蛎养殖业。

在过去,阿拉巴马州也曾参与诉讼乔州,但是2013年此案件向联邦最高法院提交时提出诉讼的只有佛州。

2017年初,最高法院任命的特别主审官(special master)拉尔夫∙兰卡斯特(Ralph Lancaster)建议法官驳回此案,他认为佛州“没有提出表明需要用水上限的证据”。

2018年1月8日,乔州与佛州再度于最高法院辩论。

在双方都提出了冗长的辩论之后,大法官们虽然尚未做出最终判决,但是言语中表示兰卡斯特的建议似乎对佛州待遇不公。

大法官露丝˙贝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说:

“我们能不能至少都同意,限制用上游水量会制止佛州情况继续恶化?”

代表乔治亚州的律师普瑞米斯(Craig Primis)告诉大法官们,佛州并没提出足够证据显示限制乔州的用水就可直接嘉惠于佛州。

然而对此大法官伊兰纳˙凯根(Elena Kagan)说道:“似乎这道理应该是真实如此的。”

于是,普瑞米斯继续向大法官们说明,这不是依照“一般常理”就能理解的。

他表示,这片水域系统相当复杂,而且有五座由美国陆军工程兵(Army Corps of Engineers, USACE)控制的水坝。

佛州乔州水战不休 最高法院6月判决

联邦司法部律师尼德勒(Edwin Kneedler)解释,陆军工程兵部队利用水坝调节水量有多重目的,包括水力发电、洪水控制、保护濒临绝种的物种、以及蓄水等等,因此正如普瑞米斯所说,并非上游用水减少下游水量就一定会增加。

佛州乔州水战不休 最高法院6月判决

特别主审官兰卡斯特也表示,尽管乔州减低从上游取用的水量,陆军工程兵依然可能决定增加水库的蓄水量而导致下游水量不变。

由于在此诉讼案中佛州并未将工程兵部队加入被告,法庭的裁决对工程兵部队没有任何制约作用,对此大法官们似乎感到无奈。

对此,尼德勒补充道,工程兵部队没有对阿巴拉契科拉湾的控制权,因此可能无权增加流入河湾的水量。

最高法院预计将于6月作出判决。

微信里 扫一扫
当地 | 佛州、乔州两“兄弟”打上了官司,为的就是争那一口“水”!
相关商家
本文由【亚特兰大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网络,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海外新闻小编

关注亚特兰大华人生活网,即时收取美国亚特兰大市华人相关的各类衣食住行,吃喝玩乐等生活资讯和实用信息。帮助你了解亚城华人社区的各种新闻、活动,提供一个与其他同城华人随时无界限共同交流的生活信息平台。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