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悲痛!亚裔律师亚特兰大街头遇刺 凶手简直是魔鬼!

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被夺走了,在亚特兰大春天里最为明媚的清晨。 她还没来得及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还没来得及享受花样年华。

亚裔律师桃树街头部连中三枪

如同往常一样,黄贞(Trinh Huynh)提着午餐包走在桃树街上班的路上。

作为律师,她习惯了早上7点就开始一天繁忙的工作。

但是没有想到,这一天却和往日不一样。她始终没有能到达办公室。

“ 啪!啪!啪!”

突如其来的三声枪响惊醒了还睡眼朦胧的整条桃树街。

没有等周围的人反应过来,黄贞已经倒在血泊中…

不远处,一名持枪男子顺Marta地铁站逃离而去

她最初捂住伤口,但很快没有反应了。

好心人趋前急救,试图让她复苏。

但是一切都太晚了,在格拉迪纪念医院(Grady Memorial Hospital),她没有回到人间。

Image result for Trinh Huynh peachtree

成百上千的人来到案发现场纪念黄贞

 

凶手简直就像个疯子,但枪杀却是早有预谋

当天晚上,警察抓到一名闯红灯的男子。

没想到闯红灯者是个通缉犯!他两天前曾用刀捅伤两人。他的名字叫布朗宁(Raylon Browning)。

Image result for Raylon Browning

布朗尼

警察一开始还不知道布朗宁就是谋杀黄贞的嫌犯。

直到警察在他的汽车中发现了枪支,正好与射杀黄贞的子弹吻合。

回到警局,闭路电视上的录像再一次确定了警方的猜想。

案发时,眼前的这个布朗宁就在黄贞出事地点附近徘徊。

录像上,布朗宁在开枪之前并没有同黄贞说话,而是暗中跟踪她,紧接着…

这个用刀子随意捅人,然后又开枪杀害亚裔律师的白人男子到底是在计划着什么?

更出乎意料的是,

布朗宁被捕后,一度在狱中对狱友大打出手;临近上庭头一天,他竟然又疯狂撕咬自己的手臂…

种种不合常理的行径都指向,布朗宁可能真是个精神病患者,是个疯子!枪击黄贞可能是随机事件!

但是,警方的证据却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杀害黄贞是早有预谋。

难道是装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越南华侨妹子3岁流浪美国,获得普林斯顿法学博士

越南出生的黄贞来自华侨家庭。那个时候,越南反华势力高涨,很多越南华侨都被迫放弃家园,背井离乡,颠沛流离。

其中很多人选择飘洋过海,来到了美国。

1979年,黄贞的爸爸妈妈带着众多的孩子们也选择了这条路。当时,黄贞只有三岁。

Image may contain: 9 people, people standing and outdoor

(图一:黄贞一家人。前排最矮的便是黄贞)

作为难民,生活的艰难,语言的障碍,融入社会的挑战,一个接一个摆在了这家人面前。

但是,这些并没有打垮小黄贞,反而让她变得坚韧不拔,乐观向上。

后来,她在她的Facebook上说:我感激这个无私的国度为我和我的家庭提供的机会。如果当初,佐治亚州和美国拒绝了我们,我将永远都不会是今天的黄贞。

Image may contain: 1 person

(图二:这是黄贞三岁时拍摄于难民营的登记照,来自黄贞的Facebook)

成绩优异的黄贞毕业于美国名校普林斯顿大学,获得法学博士学位。

被谋杀前,她是UPS的专职律师,而UPS的前身为美国著名的Powell Goldstein and Alston & Bird律师行。

工作之外,开朗的她非常热爱旅行,并积极从事公益事业和当志愿者。她用这种方式来回报这个曾惠顾于她的国家。

她是佐治亚州庇护和移民网的成员,为被拐卖人口、家庭暴力、性攻击和其他犯罪的移民受害者提供免费法律服务。

Image may contain: cloud, sky, mountain, outdoor, nature and water

(图三:黄贞在Gosain Kunda Pass, 尼泊尔拍摄的风景相片)

她是美国亚裔法律协会的资深会员。经常在协会活动中分享自己的故事,激励其他亚裔群体。

她这一生从来没有忘记帮助身边的亚裔群体争取权益。

Image result for Trinh Huynh memorial

她离开了,但是她的思想,她的无私,她的快乐依然活着。

还记得上面那张难民营的登记照吗?

Image may contain: 1 person

在这张图片下面,黄贞本人是这么注解的:

This is the earliest photo I have of myself taken in the summer of 1979. I don’t have any baby pictures. There were no family photos, no baby scrapbooks. I was born after the Vietnam War. Even if those existed, they would not have survived the boat journey out of Vietnam. We left under the cover of darkness, uncertain of where our tiny boat would drift and how long it would be seaworthy, uncertain if we would see land again.

那是1979年,这是我能找到的我最早的相片…我没有更小时候的相片,家庭合照,现在大家都有的婴儿相册。我是在越南内战后出生的。即便我有那些相片,在逃离家乡的漂流中也早已失落了。我还记得,那天天还没有亮,借着夜幕的掩护,我们全家坐着一叶轻舟出海了。我们会驶向哪里?我这辈子是否还能再见陆地?生命完全是个未知数。

不知道船上3岁的小黄贞是否想过,她将来会成为一名出色的美国律师?

生活太多意外。别埋怨你遭遇的不公平,因为你可能是最幸运的那一个。

这位可爱可敬的女性,她是人世间的天使,是美的化身。有谁,会和她有仇,会选中她作为虐杀的对象呢?!

目前本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中,凶手承认是有目标的攻击。

你认为其动机或原动力是什么呢?

  1. 种族仇恨。白人凶手针对亚裔的犯罪。
  2. 高失业率。凶手对自己现状不满而对那些比自己生活得好的人产生敌意。
  3. 病态攻击。凶手是具有强烈攻击欲望的精神病患者,却没有及时被送到精神病院。
  4. 其他原因,说不定背后还有惊天大秘密。

 

本文由【亚特兰大生活网】独家约稿、原创。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否则追究法律责任。免责声明: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部分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清野

清野捕捉与生活息息相关的科技,健康,环境热点话题。订阅“亚特兰大华人生活网”,让自己的生活更精彩!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1 条回复

  1. Peter说道:

    又是棉裤和皮裤的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